一切準備就緒之後,
該寄到的票也寄到了、要手渡的也聯絡好了,
感謝玫瑰四號幫我辦手機噗,
把手機號碼發送給大家後就準備出發了。
不過出發前遇到兩個空砲彈颱風,
搞得我一個月來累積的壓力與心配、歇斯底里的在一瞬間爆發,
在此跟所有當晚被我騷擾過的朋友們說聲抱歉,
不過聽說王子在六號午場也有提到颱風的事情,
看來也不是只有我在擔心*溫*
還是王子其實只是怕F1因此取消?這也不無可能 *噗*

對了、出發前還看了昨日公園,有種陰森的美感 *涼*
雖然最後一個take疑似髮量過少鏡頭太近接近不及格,
他自己也不甚滿意不斷碎念,但整篇還是蠻好看的,
還有玫瑰雷達紀錄:一次勾手臂兩次搭肩!
勾手臂時疑似身高不夠、導致光蛋集體小冒冷汗一秒!
不過看到他演戲還是很感動、希望以後還有機會。
哀不知道跟這樣美麗的妖精躺在床上是什麼滋味?
突然很羨慕俊平裡面的瀨戶朝香、
還有REMOTE裡面的深田恭子(現在是聊到哪裡去?)

5號下班之後,帶著些許不安、很多雀躍的心情,
回家後開始收拾行李,準備搭夜車上台北,
只有在家裡小睡兩小時,凌晨1點就醒來刷牙洗臉趕去搭夜車,
坐在夜車上雖然動也不動,但還是無法熟睡,
雙腳不能伸直覺得不太舒服,
早上5點多抵達台北,去搭國光客運,
車子開出台北城的時候,
橘色的路燈倒映在水面上、在灰濛濛的天色裡顯得很美,
公路旁飄揚著青天白日滿地紅,那一刻突然感到很鼻酸,
雖然狐狸要離開這裡去找他的小王子,
卻仍衷心希望老天保佑這塊土地啊~~

到機場的時候六點多,連續坐了四五個小時的車程下來,
深深覺得自己跟王子在地圖上的距離真的很遙遠!
正好那天是中秋節,可說是活脫脫真人上演的『千里共嬋娟』。
按:嬋娟是美好的意思噗

第二航廈感覺很美觀新穎、不過那時才想起完全沒研究CKS、
還好還在台灣、所以不知道路問人就對了!
和玫瑰四號二樓三樓來來回回終於會合後、
買了保險(*再被a一筆*)就等著登機了!
雖然和玫瑰四號兩人前晚都只睡兩三個小時,
但在飛機上還是不停的聊天,
聊到不小心把人家裝咖啡的杯子拿來裝涼麵要沾的哇沙米醬油,
搞得溫柔空姐要倒咖啡給我們喝時,
仍不免露出三條線的歪嘴表情!
不過玫瑰四號的空姐朋友也在那班飛機上,
人是友善溫柔又漂亮,還跑到機艙的料理台跟她合照,
活脫脫的是哈比人與仙女的對照組噗
她也特別照顧我們、送給我們一堆月餅跟撲克牌,
月餅後來分送給日友們、撲克牌就給MA吧!

飛機抵達大阪後,不知道怎麼回事,
可能被H子的讓票黃牛搞得憤世忌俗不想衝了,
明明是坐在經濟艙第一排,
兩人卻故意東摸西摸摸到最後下飛機,
而且到出關那裡寫入境單寫很久、
還猛玩租來的手機、故意往相反方向走去尿尿噗
結果托著托著、發現四周人愈來愈多,
而且怎麼都在講韓文,
才知道原來我們已經混入下一班首爾飛來的飛機了!
去領行李時,
整台飛機只剩下我們兩人孤伶伶的行李被放在地上噗

後來照著之前研究的KIX空港地圖,
從一樓走上二樓、往對面的南海電車站走去,
期間發現KIX根本就很小,之前也不知道在緊張什麼,
到南海車站因為時間關係,坐貴了500YEN的RAPID,
不過1390還是有1390的價值,
指定席上的粉紅豹紋、造型獨特的圓窗與小燈,就讓人覺得值回票價。
窗外景色從海上延伸到陸地,一直到與通天閣驚鴻一瞥,
和玫瑰四號才開始互捏對方,不斷叫著:我們真的來到大阪了!
看看手錶,還不到兩點,演唱會還沒開始呢!
不過我們也沒午場的票就是了*咚*

後來到了轉車的難波站、因為要到銀行轉帳給朋友,
問了美麗的車掌小姐我要找的銀行在哪裡(哈比人再度登場),
小姐以柔順的大阪腔努力回答後,發現其實走出去就看到噗
而且還見到松平健正在公演的新歌舞伎座,
一堆歐吉歐巴手上拿著票排隊等入場,三十年後我可也會這樣?

到了銀行、熱心的警備桑指導我如何匯款,
我一直跟他說我沒有卡、不是要用ATM轉帳,
他也一直跟我說沒關係、機器可以匯款噗,
雞同鴨講比畫半天,終於轉帳成功,
期間該不會已經潛入無數泥棒了吧噗
不過愈來愈多人力可以被機械取代,
將來銀行可能完全不需要有櫃檯人員了,
突然覺得有點感慨→沒工作可做哪裡來的錢標票噗

回到難波搭車要到飯店,
大阪的地下鐵都是好幾個車站連在一起,
一開始有些不習慣,還差點迷了路,
常常搭車的月台還要再走過去,
才是柳暗花明的出現另一條線的車站,
不過後來熟了之後就開始健步如飛神勇無比了。

搭地鐵抵達阿波座後,
在九號出口的樓梯上看到SUPER HOTEL的貼紙,
以為很好找,一出出口,看到一個大阪男孩警察、
上前問他SUPER HOTEL要往哪個方向,
想不到他竟然沒聽過噗,又是比手畫腳一陣
竟然還叫來另一位警察支援、拿出大阪飯店大全一書後,
才發現我們本來想的方向就是對的!
經過兩個紅綠燈、走到該停住的轉角,竟然沒看到飯店、
轉角彎過去後、咦?怎麼是溫泉的招牌不是飯店招牌?
又繞回來,問路旁停車場的駐警,
駐警熱情的說:竟然說有啊就在轉角、要我們再仔細找找!
嘖,就這樣來來回回托著行李滿身大汗後,
決定直接走進那間溫泉問飯店到底在哪裡?
原來那就是飯店噗

安頓好、上個廁所、拉拉筋之後,
就準備前往會場,適時不到四點,
有點累,在電車上快要睡著了,而且第一場和玫瑰四號分開,
自己一人要和初次見面的日友K子看,擔心自己的爛日文出糗,
記得那時去會場的路途中,還邊打瞌睡邊和玫瑰四號抱怨說:
怎辦?完全沒有興奮的感覺,
只想趕快結束這場和日友的『應酬』噗

搭地鐵來到森之宮、再轉搭JR到大阪城公園站,
看到噴水池和大阪城,心中小小震了一下,
但那時太累了快睡著,身體熊熊無反應,繼續想睡。
從大阪城公園下車後,正好遇上場散場的光蛋們,
此時我還是一樣想睡+擔心『應酬』不順,
一旁的玫瑰四號確已雀躍不已,
還跟我說:你不覺得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夢幻的神情嗎?
噗、有嗎?

來到了和K子相約的噴水池、手機響起,
剛散場的K子非常準時的來電,問我人在哪裡?
那時外圍都是賣章魚燒的小販,
只好萬中選一找間不一樣的可麗餅店,
努力用破爛日文跟K子解釋那間可麗餅在哪個方向,
結果他突然說:舉手!舉手!
我傻呼呼的以為自己聽錯、後來還是乖乖舉手,
噗、結果的溫柔大方又友善的京都貴婦K子就出現在我眼前了^__^

因為肚子很餓,所以大家買了章魚燒站著吞完,
K子含蓄的說這裡的章魚燒不算正統、
要到道頓堀那裡的章魚燒才是道地的美味。
吞完之後,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搭,
我問K子說:怎樣、午場還熱鬧嗎?
K子說哎呀、扣獎好像很累、安可要他出來也沒出來...
打著瞌睡只睡兩小時不遠千里而來的我此時火了:
『累?有我累嗎?他日劇也拍完了、不是沒其他工作了嗎?』
完全是媽媽在罵兒子的口氣,惹得K子笑不停,
後來又問到還沒買週邊、我們要不要買?
我說:今年的周邊有點...本來要說太黑了,
結果還沒說出口,大家又是一陣狂笑,
哈哈哈真是盡在不言中,
總之氣氛還蠻融洽的,那時K子也帶了兩個日本貴婦同行,
聊到原來大家都是透過網路上認識志同道合的光蛋,頗感莞爾~

後來我們就前往入口方向走去,
這時已經有點晚,入場後本來要跟花籃合照,
被工作人員溫柔的阻止了,
進場後又去上廁所(所謂懶人多屎尿)
先陪玫瑰四號去他的位子,
因為這場幫四號標到的票是STAND上面的BOX席,
看看那裡的角度,覺得非常近,三人一陣尖叫之後,
我和K子便走下樓一同進入ARENA 31列,
這時轟隆隆的鼓聲和火影已經慢慢把我喚醒了,
口中不斷的喊著:Oh My God、Oh My God!
31列和30列是分開的,中間有一條走道,
那時我還不知道這條走道的存在將會為我的生命注入強大光芒...

小綴(Gre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