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號晚上的票是第一次成功標到的,
朋友收到時馬上來信告知位子不錯,
22列應該就在花道底端而且是1番!
所以出發前對7號晚場就有很大期待了!
想說等他來的時候跟他比鬼臉、把黑色髮帶綁鉛球丟上去、
手臂也要綁跟獸王一樣的紅色○○…
哀唷我開玩笑的啦!
他人一過來、比站在arena第一列距離他還要近,
我整個人簡直都快爆炸了

22列看中央舞台果然又比31列更近!
唉~~~好想重溫一遍啊 >__<
不過距離面對舞台的左邊花道更近→就在正前方!
雖然不是花道最前列,前面還有兩排座位才是欄杆,
但我前方那兩排是只有三個人的、
我這排開始才是四個人、我又是最左邊、
等於就是一望無際的花道正前方!
隔壁就站著從此對女人失望的警備桑…
而且前面都正好坐媽咪光蛋,都很安靜、從頭到尾都坐著看,
我旁邊的玫瑰四番,還因為太high,
演唱會進行中數度不慎用筆燈揮到媽咪們的頭噗

這天到此時我已經有點累,
所以唱到UNBREAKABLE時突然出現看著大螢幕的痴呆狀,
大概隔了數十秒才又回神看肉身噗!
到第三首的愛的十字架時他就走過來了!
唉唷要死這距離真的很近,我的前方又毫無障礙可言,
加上花道與座位之間雖然有欄杆,
但老實講,大概花道前第一排走個三步併兩步就是花道了,
我算是花道前第三排、望上去的角度看得剛剛好!
X的、真的其近無比!
比昨晚他車子到場中央停下來介紹band時更近,
就說像是在教室第三排抬頭看講台的距離(只是花道比講台高;;)
當然是不能跟昨晚君臨城下、來到我頭頂相比啦←那根本是零距離
唉唷才一開場就這麼近、我心臟無法負荷啊!
他走過來的時候我甚至會緊張、不敢看、幾乎要用雙手遮住眼睛@__@
最後慢慢接受、轉為讚嘆、驚艷、開花,然後完全瘋掉!

『他見到他、頭低低的、但心底是歡喜的!
頭低得很低很低的、低到塵埃裡,開出一朵花。』
愛玲女王你寫的羞怯欣喜此刻沒人比我更能理解啊!!

相信我、這人真的會發光啊!
而且他穿的舞台版獸王裝手臂顯得更豐腴又厚實,
今天看得更明顯啊!*閃閃發光的頂級牛肉*
升降台升上去時,伴著燈光,
我甚至會懷疑我看到的到底是真人還是假人?
然後他又用天殺的笑容跟問候婦女們こんばんわ!
唉唷唉唷即使隔了兩星期再想到還是心動不已,
短短幾秒鐘就讓我永生難忘、完全被馴養了。

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沒見過你的人不會明瞭 #__#

之後就是打招呼的MC時間,
今天一開始他又撒嬌說很累、
結果還真的連連咳嗽,要求叫救護車!
然後又是例行公事的交代兩年前的演唱會比較華麗,
這次的以專輯為中心,舞台設計較簡單←唉!你比什麼都華麗!
然後說兩年前他…22歲←這人看來很愛聽女生對他說ㄟ…
又說好啦好啦…24歲?搞得我們也忘了兩年前他究竟幾歲啦噗
(華麗妖精是無法計算年齡了、只會愈來愈美 >__<)
接著又說到昨日公園、最後的take很糟噗
不斷解釋因為離他太近所以照不好看、
講完又說其實這是他找的藉口噗
然後又扯到頭髮,因為又有人對他大喊禿頭噗
他就說你們不要在亂喊、如果他真的是禿頭大家不就嚇死了?
大家就ㄟ…他強調他的是地毛、結果大家又ㄟ…
(ㄟ已經變成參加堂本光一牛肉場的口頭禪了)
他就撒嬌說:
『等等、你們的意思是、就算我是禿頭你們也會繼續支持我嗎?』←愛聽甜言蜜語的小牛排!
大家就拍手、他就說這樣我會希望趕快禿掉!
蛋群大笑、他又馬上怒斥:アホ!(某光其實你還是會怕一語成讖吧噗)
說他很平氣、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沒有禿頭預兆!哈哈哈
不過我真的覺得他不用擔心啦、光爸到現在頭髮還是很濃密,
但是光爸的身高也沒遺傳給他就是了噗…
中居可能比較需要擔心、因為中居爸已經禿到接近光頭了!

這晚到了Why Do You Dance With Me那段MC時,
整個場子出現予想外的展開,後來發現光這段竟然就長達51分鐘,
搞到最後王子也說今天這段MC真的超長、可能會讓大家晚歸…
無所謂啦!要華麗到天亮也可!大家不醉不歸吧 @__@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不過千錯萬錯還是王子自己的錯…..

在秋山唱完熱血的Why Do You Dance With Me之後,
王子就問他:你要在MA待到什麼時候?哈哈哈什麼問題,
秋山就說別降嘛、他很愛MA的另外三人,
另外三人此時一臉不屑貌,
王子就趁勝追擊說:我很愛MA的另外三人喔!
結果這三人(esp.町田)就露出暗爽到得內傷的微笑表情,
秋山寂寞,王子才又說:我也很愛秋山、
秋山明爽,王子又補:但我最愛的是河豚哥噗
全場尖叫、王子又開始說摸河豚哥屁股河豚哥都不鳥他;;;

然後聊到跟MA很有緣、工作常在一起,
講到MA的五官很深(濃い)、王子說那我呢?算深的嗎?還是淺的?
此時全場此起彼落出現:薄い薄い!哈哈哈唉~
王子突然大叫我不是在說頭髮喔!←王子計算中
後來就開始要看照片,
MA說在飯店裡拍照的光一出乎意料之外的很調皮搗蛋噗
這晚拍的照片也是大家群聚亂拍的、
第一張是幫米花慶生的、這張我記得光一很可愛,
一群人圍著圓桌上的小蛋糕,
光一一個人在後面穿著浴袍側面對著鏡頭,
頭朝上雙手也全開朝上,擺出白爛朝天大笑的姿勢,
接著隨性現場清唱起不斷拉長版的生日快樂歌;;;;
有些音還長達10-15秒、嚇可的肺活量訓練果然有差噗
其他照片我已經不記得了;;;
不過我記得有一張是光一在沙發上用頭倒立的、
很誇張,沒有用手,雙手貼著腰喔!
只有用頭頂著沙發,全身靠著牆壁,
而且下一張照片就是把這張倒過來播放哈哈哈!
→人類挑戰牛頓的地心引力全紀錄;;;
但我忘記這張是不是這晚放的照片了噗

輕率的看完照片後,王子突然問:
『剛剛秋山跳的Why Do You Dance With Me的舞步是什麼舞步?』
秋山很為難,王子就說其實秋山雖然是個大個兒、但很膽小噗
王子說著說著突然猛爆唱起:秋山~Why You~~←跟午場一樣鬧他
全場也起鬨拍手要秋山再隨性表演一次!
哈哈哈好笑的是,秋山最後凹不過大家的要求,
半推半就的走到舞台裏,
準備等光一唱:秋山、Why You…再從舞台裏出來再表演一次,
結果他一走進去Stand By,光一就轉頭對大家說:嗯我們繼續聊噗…
寂寞秋山只好跑出來說:你不是要我再表演一次嗎?*淚目*
鬧來鬧去之後,王子又發功唱起:秋山、Why You…
這次唱比較久、唱到Show Me Your Step時秋山跳得正爽,
王子又突然停住說:不唱了噗

後來光王熊熊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說:如果屋良來跳應該很帥吧?
大家就開始拍手起鬨要屋良跳,
王之真意是因為秋山走的是搞笑路線亂跳版、
屋良可以跳給秋山看讓他參考參考改進改進,
王子就開始唱起:屋良、Why You~Why You~~
屋良很配合的完成了Why Do You Hip Hop With Me之後←噗這我亂取的
而且又翻又滾果然是MA的跳舞leader,
大家不斷驚呼!跳完王子就說果然和秋山不同,
接著大家還來不及接話、王子就又開始唱起:秋山、Why You~Why You~
秋山又開始作些很低級的舞步,王子跟大家都笑個不停,
就在秋山跳完後、全場突然出現合作無比的歡呼聲、
慢慢形成規律又強烈的:扣獎!扣獎!
秋山跳、秋山跳、秋山跳完屋良跳!
屋良跳、屋良跳、屋良跳完扣獎跳!
哈哈哈小牛排活生生自作孽不可活噗

王子不斷耍賴說:不行啦!我跳的話沒人幫我唱歌!
可是歡呼聲真的很大、很猛,
王子又說:你們別降、好啦老實說,我的臨場舞步也是秋山派的噗
哈哈哈你這笨蛋、這樣大家就更想看啦!
王子不斷想進入教大家舞步的單元、大家還是不斷拍手,
他就說:既然你們這麼想看我跳、那今天教跳舞的單元就由我來擔當噗
結果大家又開始ㄟ…他就說不要再ㄟ了…
大家又ㄟ…MA就說:扣獎會生氣喔噗
王子宣示:無理無理你們不用想了!我!死‧都‧不‧跳!
想不到大家愈拍愈大聲噗
王子就直接怒斥:Shut Up!
可是大家還是猛拍要他跳!
(很誇張、他一直說要教跳舞了、大家卻完全不理他、而且超團結,老實說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真的有點失禮噗)

此時場面完全無法收拾,MA也不敢做主只能說大家好團結啊brabrabra…
王子繼續任性的說:我絕對不會輸給你們!老子說不跳就不跳啦!
可是他愈這樣說、大家就拍手拍得愈大力、叫扣獎叫得愈大聲,
就這樣僵持了大概十分鐘…雙手已經拍到快殘廢!
王子沒輒、直接放話:算了!我們今天到此為止、回家吧噗←這人完全沒有應變能力只會耍幼稚

結果、就在停不下來的拍手聲與團結的『扣獎、扣獎』呼喊聲中,
王子竟然又自掘墳墓白痴的說:ㄟ我聽到大家喊アキ(跳)耶…(天啊你真的很笨)
想不到大家很不買帳的直接反應:ㄟ…
鏡頭此時拍到秋山、被颱風尾掃到鬱鬱寡歡非常無辜 *憐*
結果就在此時、米花救世主突然小聲的說:
『婦女們的意思…是…秋山唱、扣獎跳吧?』←好啊!米花你有種!米花你是條漢子!好啊好啊!回去準備提水桶跪算盤用頭倒立吧噗
此時婦女們開始狂吼、秋山被鎮壓多年也豁出去了,
因為王子還想繼續賴:『秋山你不知道歌詞吧?』
想不到光王這句話還沒說完、
秋山竟然斗膽揭竿起義大唱:Hey、コウイチ、Why You~Why You~
哈哈哈牛肉場全體婦女此時尖叫大樂、慶祝革命成功!!
而且MA其他三人竟也捨命跟著秋山唱、
王子站在台上傻眼發呆 #__# (內心悲鳴:你們造反啊?)
結果該死的秋山空砲彈唱到一半竟然走音忘詞噗 (出師未捷身先死>__<)
王子馬上說:你看!你根本就不會唱!
大家又繼續猛拍手猛喊扣獎扣獎←X的、有夠累!已經凹了半小時!

一陣激情之後、王子想打混過去說好吧!可以開始教跳舞了吧!
會場這時除了ㄟ以外竟然還有很多人大喊嫌だ!
秋山此時裝歐吉說話、稍稍撫平婦女情緒,
因為的確場面有點失控,王子就說好開始教跳舞,
結果這笨蛋說他要教、教到一半又完全想不出舞步,
整個人站在中央立正閉上眼睛發呆、表情痛苦像便秘噗
結果想不出舞步他又推給秋山叫秋山想噗
牛肉場婦女就開始浮躁不爽!好不容易平靜的情緒又整個上來...
此時王子感嘆:今晚的婦女真是任性又嚴格啊噗

而且教舞的時候又因為左邊右邊傻傻分不清楚,出現一陣騷動~
究竟是婦女的左邊是王子的右邊?
還是大家要像鏡子一樣婦女的右邊是王子的右邊?
王怒:你們到底要怎樣啊 *吼*
後來婦女群中就出現一聲天音:お尻!
噗原來大家要看光一的屁股!所以王子馬上就背對我們、
攝影機也馬上特寫王子的屁股(*搖哩搖哩之牛肉場高潮*)
總之這裡大概又凹了五分鐘、才又開始教舞,
想不到可能太超乎予想了、導致王子陣腳全亂想不出舞步、
又用屁股背對大家站了好幾分鐘@@
期間婦女群中有人喊お尻、有人喊おじいちゃん!
不過他是真的想不出舞步、想的跳出來大家又不太跟著他跳,
不斷亂喊:比飛吻、要可愛的、屁股….
此時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憐之我也有點累了!

最後的決めポス就以自己的假髮被撞掉、
然後摘隔壁的人的假髮做結@@ ←難道光王也知道婦女標票標到禿頭?
還說假髮被撞掉的動作,重點在於慌張的表情!
要秋山示範、說要跟秋山的表情一樣誇張,
秋山就說對啊大家都說他是顔サー就是用臉跳舞的意思 ^^
此時疲累的王子恢復一絲活力的喊著:顔サー?我頭一次聽到耶!
最後終於教完了、王子也忍不住說:超長的今天噗(對啊51分鐘耶)
不過後來又溫柔的說:
又何妨呢?這也是今天才有的啊(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鮮嫩多汁牛排)
終於進入下半場了 *疲*

小綴(Gre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