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心情非常的緊張,
因為要跟認識七年的日友N姐初見面,
怕自己日文很爛出現尷尬或不知聊什麼的冷場、
可是又很希望多聽到一些有的沒的軟情報(?)
昨晚雖然很晚睡,但早上還是不到八點就醒了,
記得上次來東京時體力爛到不行,
每天都醒不來、走一小段路就暈了@@;;
但工作鍛鍊我非早睡早起不可,
加上從準備去大阪開始為了配合光王的體力
便要求自己盡量每星期至少踩一到兩次跑步機,
相較之下這次沒什麼累到、體力有變好,
而且東京每天都只有五到十度,
但我還是覺得好熱、沒穿外套走來走去也很勇!
當然跟自己天天慾火焚身也有關;;;

背包論壇上對SUPER的免費早餐是讚不絕口,
導致我跟美C充滿期待,梳洗完畢之後直奔二樓,
結果兩人拿了盤子站在一堆麵包前,
才想起自己根本不喜歡吃麵包 -o-
貪小便宜的歐巴桑性格此刻是自作孽不可活,
夾了一堆之後發現根本不想吃,
只好吃雞蛋沙拉和義大利麵,
飲料也是,大家推薦的熱可可,對我們來說也太甜了,
喝完果汁跟冷熱咖啡各一杯、導致兩人爭先恐後回房搶廁所,
之後就直奔我們計畫中的銀座!

到銀座後美C非常興奮,
坦誠說昨天的池袋真是讓她失望透了,
跟在台北沒啥兩樣,可是銀座好讚啊!
無意義的跟一堆名牌店看板拍照之後,
就到我一直很想去晃晃的伊東屋逛,
一開始有點失望,以為是很大間的百貨公司,
結果只是小小間但很多層樓的文具店,
不過慢慢逛後裡面東西真的很特別,
有不會變形的動物形狀橡皮筋、真正的殺千刀、
(
http://www.pixnet.net/photo/roseone/45596986)
掛在玄關專門拿來領包裹用的印章印泥組合、
還有很奇怪的齒輪,下面有個勾勾,
原來是把你要寄的信件或明信片掛在勾勾上,
齒輪就會自動幫你秤出郵費多少,日本人也未免『想太多』!

逛到某層樓有在幫人刻印章,
因為實在很漂亮所以忍不住刻一個!
櫃檯旁有各種姓氏讓你選,有東山也有中居噗
我一度猶豫要刻堂本還是光一,最後還是刻了自己的名字,
並跟美C說:『看吧、可見我還沒有完全瘋掉!』

逛著逛著、眼看已經快要十一點半,
還剩兩三層樓沒逛到,
但因為跟N姐約十二點在帝劇門口,
我再度把路癡美C丟在銀座,獨自前往有樂町。

十二點整抵達帝劇門口,已有不少貴婦在外頭等人,
看到某位婦女特徵和N姐信裡寫的一模一樣,
然後她正好也看了我一眼,就自然問了句:『一番嗎?』
是怎樣?有這麼好認嗎?
總之我們連找都沒找、不到一秒就相認了噗

見面後發現自己的緊張都是多餘了(喘)
N姐實在是個熱心又體貼的大好人,
而且出於一種他鄉遇故知的衝動與直覺,
在彼此寒喧客套不到三十秒後,
我劈頭就跟她說:『我討厭今年的女主角噗』
結果她馬上五官皺成一團、一手抓住我、
一手摸自己的喉嚨,然後嫌惡的說:『声が.....』
我馬上接著說:『最惡!』之後就開始大罵特罵;;;

後來N姐說現在好像還不能入場,就說帶我去地下街逛逛,
我說剛剛三番打電話來要我買今天的報紙噗
她先是一驚說今天報紙有扣獎喔?
然後就帶我去地下街的便利商店找,
可惜我記憶力尚未恢復,三番說的報紙名稱我全忘了,
N姐就在那裡翻了很久,發現沒有任何有登堂本光一的報紙,
我也不想找了就放棄噗,N姐就帶我在地下各層樓間繞來繞去,
然後到了一個門口,說這是光一以外的工作人員進出口,
如果有認識裡面的工作人員或舞者、要送東西給他們吃,
就在這裡等!但光一的話就算你認識他也不能送東西進去給他吃!
光一的進出口也不是在這裡!
接著又帶我到那間有名的麵店、N姐說光一特餐沒有列在外面櫥窗,
要另外跟老闆娘注文,又聊了他們叫出前的一些趣事,
之後我在門口看了看約三十秒,就走了噗

進入帝劇之後,N姐體貼的問我肚子餓不餓之類的,
我們就到堂本光一食堂買了三明治和咖啡果腹!
然後到二樓座位區坐著吃順便參觀堂本光一福利社:兔 ^^;;;
結果此時熱情的N姐問我要不要買GOODS,
我先吃東西、她去幫我買,因為那時沒什麼人,
我就說喔好那麻煩先幫我買場刊!
想不到隔了五分鐘,她除了帶回場刊外,
還帶了一疊劇照,然後非常理所當然的跟我說:
『我先買下全部的劇照(爆),收據上有每張的編號,
一番你晚點有空看看你想要那張,然後把號碼記下來,
買的時候直接把號碼給小姐就好、降一番就可以省去很多時間!』

喔出手未免太豪邁也太替我著想了吧
想到去年我根本沒有開口,她就寄了26張劇照給我,
目的只是想安慰我不能去看SHOCK的落寞、
但我那時正好變心愛上不該愛的仁;;
等一切安頓好後,我把從台灣帶來的紫晶酥送給她,
她還很有禮貌的說我提了很久,很重吧?不好意思之類的,
此刻突然覺得自己很不文明 >.<
然後我們就開始聊天,聊天過程中N姐不斷提醒我,
雖然大家都是在拍賣上買來的票噗
在帝劇千萬千萬不要提到拍賣兩個字(這啥?標票恐怖嗎?)

N姐有兩個女兒,其中大女兒是卡通中丸的大放,
所以她九月還會再來看DREAM BOY,
並說最近在申請卡通春季演唱會的票,
光抽票費用就已經花了十幾萬
接著我就跟她說堂本光一在北海道說的九月有○○發言,
她說她不知道噗、只是九月帝劇確定是DREAM BOY,
光一暫時不會再有SOLO、會先構想新舞台劇吧?!
我還很驚訝的問難道他兩年後29歲不會再開嗎?
她竟搖搖頭說這兩三年應該都不會!
喔買尬真是惡耗,記得2005年底放棄SHOCK的時候, 
N姐就未卜先知的安慰我說:
『不知道會排在幾月、但2006年一定有SOLO CON!』
我現在知道她為什麼可以這麼早就知道了,
但無論如何,做人要樂觀、我想一切還有轉機;;;

接著她又問我昨天看得如何,
我就說昨晚螢幕才剛投射出歷年片段,我就淚目了啦
她一直笑,然後又問:那你明天要看嗎?
我就說沒有啊、我只剩後天晚場的票,
結果她就拿出她之前跟我提過花五萬買的明晚兩張二階F列的票,
當時她是要賣我一張跟我一起看,但我嫌貴當時就婉拒,
想不到接著她竟然說:『あげるよ!』
靠邀我有沒有聽錯啊?其實那一瞬間我怕她要賣我,
因為再怎麼樣也是她花五萬買的,
我的淺意識中無法聯想到她要送我!
可是她講的那句話的確是送我的意思,萬萬不可啊!
再伊伊呀呀一陣發現她真的要免費請我看之後,
我就很不好意思的說這是你花很多錢買的,
我不能收(即使我真的很想看;;;)
她就說沒關係、一番從海外來太難得了,
明天雖然她不用上班,但她有事,可能來不及到帝劇,
所以還是堅持送我,甚至開始幫我煩惱有沒有人可以陪我看嗎?
喔買尬,但一陣糾纏之後我還是堅持至少讓我付原價吧?
她想了一下就說,請我看的那張她不收錢、
另一張看能不能找到人陪我看,
可以的話就只收那張的原價!就是兩張收我一萬二

我真是何德何能啊?
堂本光一你何德何能啊?

震驚之後繼續聊有的沒的、然後要開演了,
N姐的位子是在二樓,就我幫她標的那張,我在一樓,
我們約中場到二樓再聊,然後我就帶著震驚走下一樓!
因為剛剛收到大禮,所以F列44番讓我只剩一點驚訝,
不過回想起來還是很近!無敵近、近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場我整場都沒有哭,因為和N姐見面、聊天太開心了,
而且我也不好意思在她面前擦淚揉鼻頭
這場沒這麼斜、又很近,從頭到尾都開心興奮笑咪咪的!
拍手也都拍得特別用力特別大聲,
我要讓堂本光一感受到來自千里之外的愛的鼓勵啊!

但是這場第一幕光一狀態不是很好啊 >.<
像大家去公園逛街那段,他很多動作都做得很沒力,
踢腿也踢得軟啪啪的幾乎以為他要暈倒了~
我一定要說的是摯愛的LOVE AND LONELINESS,
第二段最後他跟那女的獨舞、碼的那女的亂轉,
結果害堂本光一轉來轉去找不到她,整個亂掉,
差點沒吐血,老實說要不是這裡那女的跳錯、
我根本沒注意共舞的人是雞叫春、因為自動略過以免脫窗;;;
而且這樣相較之下,黑木妹妹雖然跳得有些僵硬,
但人家至少落落大方也高雅、妳呢?駝背還亂跳、搞屁啊?
妳到底有沒有自覺自己是要站在堂本光一身旁的女人啊?幹!
隔沒一分鐘後的後空翻,光一落地時又差點整個向後仰,
因為燈光收得太快了,所以看似平安完成,
但他落地時向後倒的動作太大了,
加上離很近即使燈暗下來黑影還是看得很清楚,
真的差一點點就摔在地上,實在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同樣摯愛的殺陣!
一開始的四根火把就熄掉一根
後來在第二段光一跟斗真從兩車(船?)布幕掀開後那裡,
光一跟斗真都會走向前方,兩人手下分別把刀丟給他們!
結果光一竟然沒有接到那把刀!!!
(:你手軟了嗎?聽說連鼓棒都掉了>.<)
他那時站在舞台左邊、我看過去正好看到他正面的表情,很清楚!
微微嘆了口氣、無奈的走向前慢慢低頭把刀撿起來!
哇~~~好痛啊  
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表情;;;
還好這裡不像打鼓飛梯或倒吊旋轉那樣一拍都慢不得;;;
所以殺陣就這樣沒力的繼續下去!

唉我一定要再說一遍!
我真的愛死那個『用最後一絲氣力緩緩站起,即將倒去的不堪身形,
從屈服的右膝幻化出最後一抹殺氣騰騰、一刀斃命。』的動作,
我回來後看DVD應該是沒有收錄,或說有拍到但沒有特寫、
那時也不像這次作得這麼有美感到接近藝術層次、超越雲門舞集,
每次回想起來只覺得又痛又美我好想死啊 >.<
而且今天的『沉入宇宙』看得好清楚也好痛苦,
感覺要跟堂本光一一起被火燒死了!吼~~~
總之看嚇可就是血淚交織的體能心智大考驗啊

小綴(Gre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MyWish
  • N姐的女兒很可愛XDD
  • 一番
  • N姐女兒從頭到尾也才出場一次而已、
    你就這樣念念不忘-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