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就來紀錄抽中いいとも的事吧!在飛機上看到任俠電影已經很爽,想不到
抵達東京的隔天,居然讓我抽中いいとも、跟草彅剛近距離錄影!舞台劇一場
都還沒看到、人已經爽到魂飛魄散。好像有人撥走烏雲,露出青天白日。世界真的有否極泰來這種事!
回想起來,我好像是1999年第一次去看SMAPBirdman演唱會之前,就聽先鋒們聊過位於新宿東口的ALTA、是間百貨公司、但樓上每天中午都有中居和
慎剛當固定班底、乾爹塔摩利主持的いいとも現場直播!在對的時間到對的地方、可以驚鴻一瞥SMAP生人、甚至抽籤進去錄影!後來陸續去過東京幾次,
卻從沒想過要去驚鴻一瞥或試著抽籤!這次除了看小草兒的舞台劇,重點行程就是配眼鏡,因為想去的眼鏡行Coolens池袋新宿都有,一開始想住池袋,後來想想,不對!這次剛好遇到小草兒值班的星期五、新宿東口有ALTA、乾脆住新宿歌舞伎町東橫inn吧,一舉數得。但基本上也只是打算星期五早上趁眼鏡行還沒開繞去ALTA看看,不覺得一定會中、也不覺得一定不會中,總之就沒甚麼得失心,畢竟配好眼鏡才是我能掌控的,毆。

附帶一提,這次住的歌舞伎町東橫inn很大間,櫃台有個小姐好可愛,有點像夏帆(毆)離飯店最近的車站是地下鐵東新宿站,A1出口出來左轉,直走六七分鐘再左轉就到了,還會經過幾家便利商店。但我奉勸各位抵達和離開、需要扛行李時,還是從新宿JR站直接走過來,雖然有段距離,至少不用上下樓梯。我抵達時是從澀谷JR走到地下鐵站,沿路沒幾座電扶梯,又正逢尖峰時間,抬著行李爬過數段樓梯和蜂擁人潮後,抵達東新宿時手簡直要斷了,隔天還不能伸直(囧)回程直接走大馬路拖著行李到新宿JR搭車到機場,不到20分鐘,一路平坦。只有兩次爬上JR月台時需要抬行李爬樓梯,輕鬆太多。而且東新宿站的三個出口,只有向上的電扶梯,並沒有向下的!不然就是要走到有點遠的B1出口搭電梯。東橫inn後樂園就非常好,沿途入口都能找到往上往下的電扶梯,附近的LaQua商場好吃又好逛,5月6日小草兒電影中學生円山試映就是在那裡。溜池山王那間則很累人,要扛行李爬好幾段樓梯而且沒其他路線可選,附近是首相官邸,晚上太安靜了很無聊。新宿到晚上還是很熱鬧方便。沒錯,我就是好吃懶做又龜毛,會注意這種細節(又,東橫inn今年九月以前進行免費換卡,如果九月結束前沒去換卡,會員就失效惹)

言歸正傳,到了4月26日星期五早上,小歪曾提醒我盡量早到,說號碼前面的抽中機率比較高,原因不詳!如果當天電話來賓是熱門偶像,可能很多人去抽,號碼一旦分完就沒得抽了!所以這天我很早醒來,出門前剛好看到電視寫雙子座:今天運氣普通,將和某人初見面,會很緊張,建議穿春天顏色的衣服!當時我是想到傍晚要和小歪初見面,但我並不緊張(毆)其實我真的沒有很迷星座,都是看好玩的(但回國後看了瑪法達,居然說我在東京的這個禮拜:愛情是雨過天晴,爆)反正正好看到,就改穿粉紅色,想不到那個某人居然是小草兒、簡直神奇準!但我後來再也想不起來是哪一台哪個新聞節目的星座運勢惹。又因為我記錯時間,以為九點抽選候補,早早從飯店走過去,雖然歌舞伎町很多酒家牛郎店甚麼的,但基本上一路走過也不會有啥恐怖的事發生,反而看到幾位長得很正的GAY,牛郎就算了,爆。

大概九點我就到了新宿東口的ALTA,警衛問我今天是來參加錄影的嗎?我說我是來抽候補的(キャンセル待ち)他說那要九點半才開始喔,結果多出半個小時很無聊,又不能跟警衛玩指スマ,就四處走走!之後到快九點半,我又回到門口發呆,陸陸續續來了一些太太,看起來都像彅牲。然後看到一個打扮蠻閃亮的年輕人,發現是跳開場的Jr.真田佑馬,早早就來了,衣服穿得有點貼身,奶頭隱約可見(毆)其他大概就是一些報名要參加節目單元的民眾!

終於過了九點半,警衛說現在開始開放登記啦!當時有三個太太排在我前面,我想算了,雖然我是第一個到,但又不是比誰早到才能進去,就讓她們排我前面吧!所以我登記第三號。登記時可以一人一組、也可以兩人一組,我看不少人都是兩人一組!因為抽候補的每組人數不定,工作人員會看實際抽的狀況決定抽幾組。比方當天抽中明信片的觀眾有六個沒來,如果抽了三組號碼都是兩人一組、那就剛好六個人進場;如果抽到三個號碼中有一人一組的,那就只有五個人進場,萬一再抽一組是兩人的,那就變七個人,位子會不夠。此緩衝設計應是為避免候補牲兒當眾上演互相呼巴掌抓頭髮的女子摔角戲碼,所以候補抽選是以號碼牌為單位!好囉嗦,反正只要你抽中,不管一人或兩人,都一定可以進場啦!不知道能不能三人四人或十人一組,毆

登記時會有個小桌子放在一樓右側,一男一女親切的要我們寫上自己姓名,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抽中我的小福星:阿弟仔,毆。日本人要拿他們的社會保險卡給看,海外就要拿護照,所以要去抽選的海外彅牲們,千萬不要忘了帶護照前往!我還特地問工作人員姓名要寫漢字羅馬拼音還是片假名,他們說不在乎,毆。寫好後會檢查你的護照,對一下姓名,然後就發給你一張抽選券,上面有你的編號,還寫著10:25分再回來抽選即可!這整段期間,阿弟仔會一直跟你說明一堆,他講太快了沒仔細聽,我只聽到他說如果抽中的話要錄到至少下午一點半才能離開,問我有沒有問題,當然沒問題!

後來我就去小田急百貨找眼鏡行啦!到10點20分左右才折回來,結果大門入口處已經聚集一群雌牲,都是明信片抽中的,工作人員正在清點牲口!路邊的欄杆處也有幾頭牲,大概都和我一樣在等候補抽選!大概過了十分鐘,那些明信片抽中的幸運牲兒們被整隊帶開,阿弟仔出來說:要抽候補的牲兒請進到地下室樓梯間集合。之後就出示剛剛拿到的候補券,進到樓梯間,兩頭牲站一階、照號碼整齊往地下室排下去。在這裡大概等了半小時,要等抽中明信片的牲兒清點完畢,才知道今天有幾頭牲沒來、候補要抽幾組!阿弟仔後來有進來說:錄影途中不能離開,要上洗手間的請利用這段等待抽選的時間、到地下五樓的小7隔壁上洗手間!講完他就走了!

我前面那兩位太太是一號、隔壁是二號,我是三號!我看她們三個一直站著,我也傻傻的跟著她們一直站著!站了一陣子後我轉頭看,才發現後面的牲兒早已坐的坐、倒的倒,補妝的補妝、滑手機的滑手機,很像在樓梯間野餐,毆。然後大家年紀都還蠻大的,感覺都是媽媽了,有點意外!之後我離開去B5上洗手間,發現今天來排的牲兒還頗多,一直排到地下四樓!沒有五十頭也有四十頭吧?然後我在洗手間時忍不住狂笑了一下,實在太滑稽了我到底為甚麼會在這裡做這種事,毆

大概到了十一點,已經等蠻久了,有點累,加上昨晚沒睡好,抬行李手腳痠痛,整個人完全放空,也沒力氣去搭訕旁邊的太太。然後阿弟仔突然拿著一個黃色塑膠箱走進來,命運的一刻,而我卻還在放空!正想打個哈欠時,阿弟仔抽出一個號碼牌後大喊:三號!三號中了!我整個愣住,還喊了一聲:蛤?四周隨即響起一陣刺激尖叫又混雜了唉唷之類的嘆息聲,接著我發現有好幾雙眼睛同時望向我,但我沒辦法反應,腦袋一片空白,像一台讀不到記憶體的電腦,只會發出茫然的嗶嗶聲,毆。阿弟仔又迅速抽了第二個號碼:十三號!十三號中了!十三號是站在樓梯轉角的兩位太太,開心的叫出來、還和四周朋友咿咿呀呀瘋狂互K!然後阿弟仔就無情的說:今天就抽這兩組,其他牲兒可以解散了!請照順序離開(咚)現場驟然發出沸騰埋怨:欸~好爛喔!太少了吧!怎麼這樣!過分!不滿的情緒宛如法國大革命前夕,但又有種牲群被解開栓繩後的奔放感(噗)之後這群洩了氣的牲兒們緩緩走出地下室,我持續站在原處發愣(回國後查到有次小慎值班日居然抽了13頭,爆)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從小到大我從來就沒有甚麼中獎運,那種人人有獎的場合也一定抽到些小爛獎!沒中過樂透、發票也很久沒中了,怎麼會抽到我?而且我是第一次來排耶!!!進去錄影?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連FanClub都沒得入、哪敢妄想抽甚麼屁錄影!離開的牲群裡有幾個太太經過時,特地揚起嘴角對我綻放暖笑:太好了!恭喜妳!之類的,面對溫腥彅牲,我卻因為過度驚慌無法做出任何反應,轉頭看了另一位女性工作人員一眼,她硬是擠出一個微窘的笑容,送給惶惶中的我,毆。

噗,我想到打字女一號前陣子去杭州出差,最後聚會竟然抽到全場最大獎:美國來回機票兩張。她被抽中時也是愣在原地,驚多於喜。當時我正在發神經打那篇五人之旅,還跟她開玩笑:打字女造福人群,RP大噴發!想不到十天後,打字女二號居然抽到いいとも!感謝祖師奶奶在冥冥之中保佑我們,一篇文‧一世情(Joyce:我寫成文章就是了,妳們不要再打了,毆)

一票落選彅牲宛如瞬間枯萎的花、垂頭喪氣離開後,就剩我和另一組太太三個人留在樓梯間,地下室陰涼的空氣和慘淡日光燈,讓氣氛有點詭譎,阿弟仔要我們拿出身分證明文件,再核對一次,彷彿三個女間諜即將潛入這棟大樓的某處拆核彈、目前正在做關鍵任務的最後確認,毆。偏偏那兩位太太都穿黑色長版大衣,感覺一掀開裡面就掛滿兩排槍(包傑克看太多)核對完後,阿弟仔發給我們一人一張紙,上面寫滿注意事項,大概是錄影中請把手機關掉,不能偷錄偷拍偷吸彅彅、也不能哞一聲的大喊想喝彅乳,更不能突然站起來說草彅剛你奶好大之類的,否則造成彅彅分神、當眾哺乳,無法完成錄影,毆。背面則是避難地圖,慎重。接著阿弟仔整整三分鐘沒有換氣講一串,其實我根本沒在聽,只覺得他日復一日整頓牲群,應該有點苦悶吧,難怪他每次講注意事項的時候,都是眼神放空劈哩啪啦只想趕快念完。像機關槍一樣瘋狂掃射、卻沒有目標,毆(又,候補券不管有無抽中都要繳回去)

之後我們從地下室被帶往二樓樓梯間,宛如由地獄升上天堂,毆!いいとも攝影棚在七樓,明信片抽中的幸運牲兒也是三三兩兩一組、早早在樓梯間等候,大概150個人,從二樓一直往上排,但我注意到明信片抽中的真的年輕很多!小歪聞後用一種識大體的口吻分析:明信片會故意抽年輕的,因為這樣電視畫面拍起來比較好看(爆)本來那兩位候補太太有點跟我聊起來,但排隊後她們先去上洗手間,還沒回來時,突然跑來兩個甚麼富士電視台見習記者排在我後面,所以我們就被分開惹,之後我就一個人非常非常無聊的在樓梯間等好久!至少有40分鐘,沒手機簡直無聊到死,又不敢聽Joyce時間(毆)因為樓梯間回音大,怕宣布甚麼聽不清楚。阿弟仔則一直守在隊伍尾端、坐在地上滑手機,人生和彅牲都一樣矛盾,哞~

這段冗長的時間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包包裡的卡片拿出來看一下,毆。這次小草兒的舞台劇設有情書箱,我看三場、寫了三封卡片,其中一封,我特地選用彅彅奶頭的螢光粉紅色(毆)剪了『』和『台湾』的字樣、貼到黑色信封上,很醒目!這天雖然沒有要看舞台劇,但出門前突然想到,萬一真給我抽中,說不定能趁機秀一下小信封給他看(註:錄影時嚴禁揮舞扇子海報)但事實發展證明,我顯然高估了自己的臨彅能力,毆。

到了十一點五十分,天啊!都直播前十分鐘了,居然才宣布開始進場,也太晚了吧!接著有工作人員問有沒有人要寄放包包或外套?我排在隊伍末端,緩緩接近攝影棚入口~媽啊!攝影棚入口!想不到我綴某人也有今天。不過那個攝影棚後台真的很狹小雜亂,送給來賓的花啊、節目用的道具佈景啊,散亂的塞在後台,又小又擠,一不小心就怕踩到甚麼!

此刻突然冒出一個甜美胖姐跑到我面前,問我:妳是候補的嗎?我說是!她就把我和另外兩位候補太太帶離隊伍、要我們直接走進攝影棚!幹!走進攝影棚裡真的就像走進電視,畢竟彅牲歷這些年,也看了不少いいとも,真正看到現場還是很震動,而且這個攝影棚也太小了吧!比電視上的感覺還要小好多。扣掉佈景,小小舞台加上觀眾席,只有一間小學教室那麼小!真的!最後一排比演唱會第一排還要近!乾爹和小草兒他們走出場的地方,比一扇門還窄。然後燈光啊、佈景啊,都跟電視裡一模一樣,無法想像乾爹就在這個小棚裡一周五天,整整做了二十年午間直播節目!身臨其境,啞口無言。

之後甜美胖姐請兩位候補太太去坐最後一排最右邊!然後把我獨自留在原地,為什麼?難道我不用跟她們一起去坐最後一排?我日文真的聽對了嗎?胖姐胖姐!快告訴我!妳想讓我坐哪裡?毆。結果胖姐居然要我去補第六排最右邊的空位!幹!攝影機就在我旁邊,周圍佈滿了那些快被操到爆肝的黑眼圈工作人員,當我入座後(椅墊是亮橘色)一位瘦長AD已經在台上炒熱氣氛,之後又測試了那個按鈕,說電話單元時要我們回答問題,要老實按喔,但現場150個人,只有100個按鈕!我沒有按鈕但我無所謂,之後觀眾席開始冒出一些抑制不住的興奮小尖叫,整個就是很不真實又很荒謬的感覺。

彅牲Lois:一般候補進場的不管是一人或兩人、都是坐在最後一排最角落的座位,從來沒聽過居然有候補的能坐到第六排那麼近。
彅牲小綴:老實講我也不曉得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毆。

然後就開始轉播了,觀眾席左右有兩台螢幕會播出電視畫面,此刻小草兒和胖胖日村正站在後台,給便當單元的落選觀眾打氣,看到小草兒出現在電視上,現場響起歡呼聲!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明天舞台劇才能看到小草兒嗎?為什麼我現在會坐在這裡手心大冒汗?其實整個感覺還是蠻爆笑的,但這距離實在太近,就像坐在教室第三排看講台,我再也無法談笑風生,毆!

他要出來了,我好緊張。

之後進了片頭,早上看到的那個Jr.他們開始出來跳舞,乾爹就從那個比門還要小的洞口走出,幹!是乾爹!他的墨鏡他的老人斑他的微禿額頭還有他的老派西裝褲,這到底是甚麼神展開?我不是應該坐在家裡看?為什麼會坐在這裡看?一切好不真實!然後小草兒就出場了,我即將壽終正寢,爆!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實在很難描寫,就像電視螢幕露出一條縫、你莫明走進那縫裡,然後甜美胖姐還笑笑的對你說:來,這邊坐!毆。每一幕回想起來、都像夢境一樣渾沌虛幻、恍恍迷離。你能精確描繪出你的夢境嗎?我無法,毆。而且我後來看了當天完整播出的節目內容,超過八成都和我在現場看到的不一樣,事實是我當天從頭到尾根本不知道大家究竟在做甚麼,只記得自己一直忘情盯著眼前的小草兒,全身不斷發熱,整個人就要燒起來了!沒辦法,我真的拿他沒辦法。

小草兒今天穿了件有點薄的紅色短袖T,深色牛仔褲,那個黑色愛用皮夾,隨著他的腰纏萬貫與孤家寡人(爆)目測厚度已經逼近十公分,塞在屁屁右邊口袋上的老地方,毆。熟悉的鏈夾就垂在腰際和老地方之間,想不到那條鏈子還蠻粗的()然後他的黑色皮帶鑲了幾顆紅寶繞在身後,三不五時就射出耀眼光束,突襲正在偷窺他背部的彅牲!還有項鍊,這天他戴是那隻常見的大鵰項鍊、大鵰本人意外薄薄一片,應做小鵰。有緣親見小鵰,乍看卻沒認出,手揮五弦‧目送飛鴻:看小鵰,想大鵰:拜託控制一下)原來小鵰項鍊還搭了兩條細長的銀鍊、垂在他背後叮叮咚咚,很鵰!

至於他的臉,其實就跟電視上差不多,妳在電視上看他是甚麼樣子,他大抵就是那個樣子。後來聽到後方兩頭彅牲細語哞哞:小草兒的五官果然很細緻,好帥好可愛喔之類的!反正就是果然,不會讓你失望。

他整個人的身材不會太大也不會太小,但在星期五陣容裡,他的頭卻是最大顆的,毆!腰雖然有點細,但不會瘦到讓人噁心反感,又他常常做些伸展操,有時背對觀眾會看到他現在整個上半身已經呈現黃金倒三角,手臂更是因為舞台劇殺陣需要而練出碩大兩丸,宛如砧板上待切的叉燒肉,毆!然後隨著他上半身的恣意蠕動、隱約可見乳動,奶頭午睡中,毆。有幾分鐘他背對觀眾席站在我正前方許久,我特地凝視了他的臀部和大腿內側,窄窄的很繃,果然是亞洲第一緊男,爆。

現場錄影最爽的、就是妳可以逸於導播取捨的鏡頭之外、尋找自己要的彅頭,毆!一個老牌午間綜藝節目,就這樣被我在現場看成一部不可告人的小電影:《飆風彅乳之玩命奶頭》由草彅剛獨挑大奶‧擔綱演出,爆。

基本上,他們每個人的樣子都跟電視上差不多,只有優樹菜現場看會覺得臉特別小,上半身很瘦,但她的腿是那種細長有肉的,很漂亮,而設樂的肚子居然比日村的還要大、乾爹現場看很多表情動作都很靈活,反應很快,你坐在現場就會莫名被他逗笑,本人有一種很親民的氣質!親眼見過後反而有點頓悟他何以能混到現在不墜。而且錄影途中乾爹還一度走入我前兩排的觀眾席,我幾乎要摸到他,毆。重點是劇團一人,真的跟電視上一模模一樣樣,絲毫不差,快笑翻了!不過看得出來他是有趣又有內涵的人,星期五的班底幾乎都是以前ぷっすま的常客,毆。應該是攝影棚燈光讓他們凝縮得跟電視裡差不多、才讓人有在電視裡看電視的迷離感!然後他們就是工作mode,有鏡頭意識,三不五時刻意搭腔做表情。小草兒也沒有真的靠放空就能領錢,只是私下比較少主動和誰講話,只看到一兩次他會主動問優樹菜幾句。

開場後好像是新單元,挑戰唱某首歌,一人唱一句,用抽籤的,抽到的歌詞會有英文,要即席英翻日,把英文歌詞改成日文。但基本上當妳坐在現場,根本不想理會他們在做甚麼,也不關心左右兩邊放送出去的電視畫面為何,只想盯著本人猛看!因為二號歌詞只有一個英文單字,抽籤時小草兒喊:我想抽到二號,最簡單!結果他真的抽到二號,大家都替他開心尖叫。我想這天就是所謂的粉紅春天心想事成日吧,毆。二號歌詞的單字是Sexy,小草兒唱的時候把Sexy翻成日文的エロさ(色情,爆)又這單元有個女來賓,長得有點像加藤羅莎,進廣告時乾爹還有問她是不是混血兒之類的!然後我是看了播出的節目才知道,原來現場還有個英文老師,失神到如此嚴重。

第一次進廣告後他們不會馬上退到後台,會留在現場和大家互動一下。現場觀眾多是對著小草兒吶喊,他也有回應,退場前還指著前排觀眾露出艷朗笑容!現場還有人說優樹菜的奶奶也在觀眾席,小草兒還問優樹菜:那是妳阿嬤?毆。然後第一次廣告途中,我右邊兩個女生突然被叫去填滿前五排的空位,工作人員又叫我往中間移兩個位子,天啊!北半球不斷在隆起,爆!

後來換成小草兒主持的3D便當單元,因為要搭新佈景,廣告後他們會先退到右邊的小門裡面等,現場我的角度還是看得到他們站在小門裡,搭完景後他們會先出場,AD再幫小草兒套上粉紅圍裙,乾爹和他一起走出來,還聽到他跟乾爹說:塔摩桑今天果然還是很累吧!感覺他跟乾爹是熟真的不是玩假的,毆。廣告結束,開始3D便當單元,我再度從頭到尾不知道今天有哪些便當,完全沒看兩邊的電視螢幕,目光緊緊鎖住小草兒,尤其這個單元、他在介紹便當時會持續下面這張圖片的姿勢:手撐在桌上、身體往前傾,他的上衣太短胸部太大、從我的角度看過去,剛好能看到他的背部不斷露出一整塊潔白如雪的腰間肉(死)整個姿勢就是在熱映《3D肛鐵人之想弄得要命》毆。

便當單元廣告中,突然有個短髮女AD不知道跑來跟小草兒講甚麼,有說有笑了一陣,對面的Regular則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或看看觀眾席,小草兒自己一個人站在我這邊(嗯?廣告中乾爹好像不見惹,毆)有時摸摸頭髮,有時轉轉頭伸展,不是太活潑吵嚷但也沒有多自閉,就很安靜平和的在等待、就像他平常的模樣,偶爾也看他聽著對面的人閒聊後露出微笑,我要死了。

便當單元結束,變成電話單元,小草兒很一般的退場,我終於可以冷靜一下,毆!這天的女來賓是松田美由紀,我不認識,也不記得她和乾爹聊了甚麼,只記得自己開始東張西望,攝影棚的燈很熱,眼睛很乾,然後松田桑想的問題,現場一百個觀眾果然只有一個按YES,松田桑順利得到乾爹手機吊飾一枚,就說今天是黃道吉日,萬願無阻。廣告中那松田桑還拍了一下照片,就是之後要貼到電話單元佈景上用的照片。

最後一個單元就是想見的人,對!想見的人!廣告中,小草兒已經早早站出場、在我斜對面等工作人員把布景排好,いいとも觀眾席是一到五排在地板平面上、一排十人;第六排開始、是斜上去的階梯式,我坐的第六排等於是高起的階梯座位第一排!然後該死的是,我發現小草兒站在舞台右邊等候的小小空檔,他居然開始看觀眾席,而且根據他的眼神,我非常確定他是在看高起的第六排,一個個掃過來!幹,怎麼辦,他就要看過來了,我要跟他比甚麼手勢?眨哪隻眼睛?我要不要舉起手中準備好的小卡片、是要給他看寫『』的那一面,還是寫『台湾』的那一面?如果我給他看『台湾』等一下錄到一半他突然欽點我站起來發言怎麼辦?毆。結果我根本來不及想到該做甚麼,就已經跟他四目交接,甚麼都沒做,自己就被自己搞爆了!

他平和溫柔又略帶笑意的眼神,和我對看了彷彿好久好久,時間都繞樑了。

雖然我是個很賤的花癡,但我不會自欺欺人到沒對看也騙自己有對看!之前看SHOCK、光一飛過來和我面對面,也是由左到右一個個掃射長達一分鐘,但他不看就是不看!一般來說,舞台劇和演唱會偶爾離很近時,會有種他們在看妳的錯覺,但那多是錯覺,因為【暗處看得到亮處‧亮處看不到暗處】(毆)可是今天、這突如其來的一刻,小草兒就是單純站在明亮攝影棚的陰暗角落無聊亂看中,而他的眼神已經對著我坐的那排一個個看過來,果然如我預想般的對上了!我又是該排的最後一個,他看我還看蠻久的,沒有十秒、也有五秒!真的!大概他也納悶這女的怎麼一直看他、又不討好他,難道我臉上有大便?爆!因為他一直看我,我也只好一直看他,我動也不敢動、邊看邊想怎麼辦,我好緊張,我要噴了,要開出一朵花了,我現在到底要對他比什麼說什麼做什麼才好?我的臉現在是爆紅到什麼天殺的鬼樣?我我我~我~然後廣告就結束了,他開始專心錄影,沒有了,電光石火就這一刻,沒有其他了。

愛情苟活了太久,來不及暈眩,已經粉身碎骨。

綴:我從不曾和一個不認識我的人,眼睜睜的對看這麼久。此生第一次對視,前世殘存的記憶,讓你認出我了嗎?
彅:妳就是那個一天到晚在網路上圈我奶頭的賤女人吧(毆)

打字女一號說我太沒用了,沒辦法!人一旦動了真情,就弱掉惹(淚)整件事實在來得太突然,從能進場到近在咫尺到眼睜睜的對看,全無預警就這樣一連串向我襲來。但我後來想想覺得並不要緊,揮手眨眼給看小卡片甚麼的,已經不知道多少頭彅牲對他做過,睜睜對看,沒說出口沒比出手的事,連綿不散!情願費疑猜,不要真相大白,心中有過鄭重,不惘然也不枉然,轉世也不成空(:說穿了妳就是個沒膽的雞巴蛋)

回想至此,我覺得我整個人已經快被掏空了,爆。廣告中那段【看彅‧彅看】之後(毆)就是想見的人,來的兩組都是小草兒提議的:未滿四十歲就當阿嬤!看大家討論得很興奮,小草兒說:怎樣?我這提議不錯吧!毆。之後還有兩個能跟植物對話的怪咖。最後就是遊戲。進廣告前一樣等工作人員搭景,這期間小草兒甚至坐在地板上歇息,等廣告快結束了才站起來,但也不覺得他特別累,就是個自在。遊戲完後就結束了,其實我沒甚麼印象,反正我就是一直盯著他看,但他沒再往我這邊看了,我彷彿鬆了口氣,但是又很悵然(毆)

之後直播結束,他們並沒有退下,左右兩邊電視螢幕關掉了。他們排成一列,開始閒聊,應該就是要錄增刊號,雖然增刊號我也看了不少、知道小草兒固定站畫面左邊,但我沒想到這畫面左邊居然是我今天座位的正前方,之後超過半小時,他就一直站在我的正前方不到兩公尺處,而且我們中間毫無障礙物,然後我的耳朵又無法控制自動紅到發燙,整個人眼看就要激情自燃!天啊!這距離要是他轉頭看我一眼,我真的會當場下跪跟他求婚,毆。

一開始乾爹就問觀眾:黃金周有人要到海外遊玩的嗎?居然沒有!現場大概只有我一個死白癡很怕乾爹接著問:有海外來的嗎(想太多)之後關根勤講說他想去看成龍的十二生肖,還說成龍已經很老了(毆)這將是他最後一部動作片,這裡小草兒有插話,大概是他小時候很喜歡成龍的電影(我小時候也很愛看)聽到是退休作,那他也要去看之類的,其他時刻我完全不記得他們聊甚麼了,好像有發展出兩三個話題,聊到一點四十分左右才結束!但可能這天聊的內容實在太無聊,到現在都沒播出,白白給看,毆。小草兒就一直站在我的正前方、側著身子聽,他笑起來的時候,連眼角的細紋都蜜蜜到讓人溶化(死)然後他聽著聽著會開始出現雙手護奶的慣性動作,雙手不是插胸前,而是手指夾在手臂下方,類似下圖,手指頭還會間歇輕慢自己的側乳,毆。他的手指頭圓圓的、白淨可愛,左手還戴著曝光度很高的英國國旗戒指,手指與戒指,在我眼前不停閃爍‧我的愛情中樂透(:你這死白癡)死白癡對你太在乎o0020002010297440763.gif  

不過我必須說,這半小時小草兒幾乎沒有發言,只是站著笑著聽別人講、超過九成時間維持著護奶姿勢(可能隱約中他有感覺到來自我的威脅,毆)就算他離我再近、不能伸手去捏,金黃色的永生也是徒然,甚至開始有點無聊,難道我要一直這樣怔怔的看著你、和你僵持到地老天荒嗎?毆。這奇妙一刻,我居然開始反省我的彅牲歷:這些年,我寫過這麼多他的大小瑣事、無端為他捏造那麼多色情軼事,掰出數十種專有彅辭;圈出的彅乳頭,眼看就要突破五十顆大關!他現在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我突然覺得他也是個有血有肉有奶有淚的真漢子,我的所作所為,好像有點對不起他。

但我的歉意也僅只於這幾分鐘了,往後應該也不會有所改變,爆。

【看彅‧彅看】那幾秒太驚天動地,增刊號就是側身到永恆,到一點四十整個錄影即將結束,聽到附近彅牲感嘆:時間過得好快喔!對啊,但是一直看著小草兒護奶微笑聽別人講話,感覺我跟他都快凝固成佈景的一部分惹,爆!以前看光一演唱會時也曾好運到很近:我在光腳下‧伸手就摸到(毆)但那畢竟是人力推車巡禮時才有的福利,這いいとも實在近到太驚人!雖然不在彅腳下也無法伸手就摸到,但都是以至近距離、一個半小時為單位在大放送!

錄影結束,他們慢慢走到幕後,現場響起捨不得的哞哞叫,此起彼落:剛君!彅彅!小草兒。我後方一頭彅牲登高一呼:彅彅!我們都會去看舞台劇喔!彅彅停下腳步,對我們微笑揮手說:我會加油的/がんばりま~す!

看著即將離去的他和這一切,我不禁感到戀戀,我覺得上帝對我好好。

夢一般的時光就結束在小草兒這句話,擅自噴出整整一百分鐘的濃烈電流和羶紅空氣,隨著彅彅離開慢慢淡去,整個人宛如全身麻醉後醒來,臉開始出油,毆。之後工作人員宣布了退場方式,就是要一排一排守秩序的走出去啦!此刻甜美胖姐再度登場,亮出一條印滿乾爹圖案的小方巾:今天來錄影的每一頭彅牲,都會拿到這條乾爹小方巾當紀念品唷!全場突然爆出雷動大尖叫,我驚到!我表現得好像太不捧場惹(毆)之後我整個人像要飛起來一樣從ALTA走向小田急,途中經過側門看見有十幾頭彅牲在等小草兒的車。但我想車開出來也看不到他的臉,反正我晚上會去送他下班,我就繼續飛走了,毆。

事後我冷靜回想,いいとも的平均距離,大概只有舞台劇第四排坐中間、小草兒站到我前方時的距離差可比擬!天啊!這一百分鐘我到底經歷了什麼?只能謝謝阿弟仔,謝謝胖姐,謝謝乾爹,謝謝ALTA之神!小方巾是純棉MIJ。(彅牲Lois要當天電話來賓想的問題、100個觀眾只有1人按燈,才會發小方巾!不是每天都有!原來如此,謝謝松田桑,我會好好珍藏小方巾的。)

整個夢幻過程大抵如此,以為過度驚嚇喪失記憶,想不到還記得蠻多的,乾爹出場時有拍到我,O色外套,毆。當時我正在東張西望,還好沒拍到臉,因為我並不想曝光!後來又往中間移了兩個位子,紅色圈圈則是同日抽中的兩位太太。能在いいとも這小場子見到想見的人,真的非常非常幸福。

いいとも真的好近,又因為是公開錄影,小草兒服務精神滿載、大方給看,不像在劇場送他上下班時還會戴上墨鏡(乾爹表示:)有機會一定要抽抽看,不需要聽得懂,反正你一進場、也只剩眼球能運轉,爆!那段時間除了吃飯也沒別的事可做,要是能進場瞻仰彅乳,不是更好嗎?抽不到是正常的,不用沮喪,日友說他們當小草兒追追17年,從來沒抽中過(囧)

這天沒看戲,配好眼鏡後晚上和小歪會合,就去澀谷找日友吃飯,順道送彅彅下班,結果在劇場等人時,突然有一頭彅牲跑來跟我哞哞叫:妳是今天抽到いいとも的三號吧?我是排在妳旁邊的二號啊!而且當我回神時,發現自己正在跟她握手,毆!居然被記得了,O色外套真的這麼好認嗎?囧。她問我錄影錄得怎麼樣啊,說很恭喜我啊之類的,但我忘記我跟她講甚麼了,毆。好像有說我是台灣來的,突然被抽到,真的太近了,整個無法反應,批哩啪啦跟她扯一堆!只能說奶水充足的彅牲樂園,真的好溫腥~

之後日友送我們回飯店,在電車上小歪交給她們伴手禮時,突然拿了個小徽章給我,說是香港某位氣質彅牲,看我牲文知道我喜歡張愛玲、特地趁這次機會託小歪轉送給我刻有港大校訓的小徽章:明德格物因為祖師奶奶正是港大校友!看著小徽章、想起最近半年到今天發生的一切,我覺得好意外又好感動,這些剎那和善意真的存在,這一天可不可以不要結束?我好想時間能跳針,讓今天的高潮不斷重複(但明天還要看舞台劇,毆)抽中いいとも看到很近的生人,其實心靈震撼遠大於視覺震撼!那是一種被彅彅喜歡、被上帝眷顧的飄飄然,縈繞了好久好久。這些愈是說不出個道理、沒關聯的、緣孽擾動後突然碰撞在一起的小小事、小小的金色時刻,愈是迷人。

這晚的滿月,高掛在東京夜空,泛著暈黃。春與夏的岔口,繁星點點,晴朗燦爛,整個星空彷彿爽到都在忍笑(爆)謝謝你給我這麼多驚喜。

小綴(Gre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may
  • 一面看這篇,一面為你緊張呢?他真人很帥嗎?他的臉是不是很廋?我最愛他的笑容!真的很可愛很帥!
  • 他身體和臉的骨架都大,加上現在這個髮型,臉看起來不會太瘦。
    其實他離妳很近的時候、整個人感覺還蠻大隻的,爆。

    小綴(Greer) 於 2013/05/14 12:29 回覆

  • Aki
  • 能去ittomo比舞台劇更值回票價
    真心為你感到高興
    能跟偶像對到演的激動的心情我懂
    在花樣年華時去夜店堵過清原叔,
    看在球場上米粒大小,突然放大(不超過一公尺距離)
    心臟就快從嘴巴跳出來
    但卒仔如我還是不敢要求握手,只能眼睜睜町著看
  • 離太近的時候,真的會臉紅。對!就是卒仔!
    從來沒有看甚麼演唱會舞台劇在臉紅的,好恥。
    不過真是個美好難忘的經驗,
    妳看到現在、清原叔都成了變形金剛,妳依舊忘不了那個晚上!
    看錦織上Bistro真讓人有暖暖感慨,日友也迷過少年隊(毆)
    還問我小學時是喜歡哪一個,一種一脈相傳的好聊,爆
    我想到小草兒總也會有像錦織那樣的年紀,
    不知道到那時,他會變怎樣、我會變怎樣,
    但能在最喜歡小草兒的時候有這一刻,真好!
    像東山現在就不用跟我對看了,毆
    哈哈不要嫌棄舞台劇啦,這趟真是意外驚喜太多了!

    小綴(Greer) 於 2013/05/14 12:43 回覆

  • 小紅
  • 這些年只是看著你愛著草
    但看完這篇連我也覺得要沒命了
    整個過程完全是無法呼吸的又驚又喜呀!!
    (看完大口吸氣)
  • 想起多年前我一臉衰樣,和妳並肩坐在某處、無奈的開著工作會報傳紙條。
    而我現在居然進去ALTA錄了いいとも!妳說,妳能不喜歡人生嗎?爆
    草彅剛跟我對看的那幾秒,我寫下的都是當時在現場我心裡的猶豫!
    非常躊躇掙扎,不知道該不該對他眨眼笑或揮信封,
    要是我低頭找信封,萬一眼神一閃,他就不繼續看我了,
    或是我對他比了不對的手勢,讓他覺得被冒犯甚至討厭我,那怎麼辦?毆。
    可見那幾秒對我來說有多久多突然!
    這一天就像當年Solo2和光一那個突如其來、最接近的時刻一樣,
    因為過度濃烈,已經不能說是『曾經』(淚)

    小綴(Greer) 於 2013/05/16 17:37 回覆

  • Aki
  • 學生時代因緣際會有幸到台灣某攝影棚看劉天王還合影
    雖那時也喜歡劉天王
    但卻沒那種悸動(毆)
    當下只覺得可以跟別人炫耀(幼稚)
    可能愛的不夠深

  • 我表姐也跟張震合照過,就是炫耀用,毆。
    這次真的太完美了,讓人好害怕,不敢想未來。
    才知道自己居然是這麼要命的喜歡他!
    如果就這樣完美的收尾也不錯了,爆

    小綴(Greer) 於 2013/05/15 18:55 回覆

  • 零

  • 唉.........

    夢!真的是夢呀! 可是.... 我從未做過這樣的夢!!!
  • 我也沒做過這樣的夢呀,
    然後就直接發生了♥♥♥♥♥

    小綴(Greer) 於 2013/05/19 18:16 回覆

  • mirror
  • 不知道這回能不能留言成功,看到你近距離見生人的整個過程真是驚險刺激!雖然好像整個都蠻平淡的不過我好像也跟著一起恍惚一起對視!有種同呼吸共命運的感覺……大概每一個飯都是這麼個死相吧,他們估計也見多了,哈~ 整體看下來這趟旅行真是不是蓋的,光是看文字我已經滿足到不行了啊~對啦,我是看天打哈欠~
  • 兩段留言都有看到喔!謝謝你、好感動!而且還打繁中。
    刪光微博只是一時氣惱,我偶爾還是會看,只跟幾個朋友保持連絡,
    原來是你!江西的草迷!感謝你和朋友在微博發摟我,真開心!
    謝謝你看了我的遊記,希望有天妳們也能見到很多的本人喔!
    其實台灣有發彥一的台版DVD喔,今天剛好是出租版上架日,
    大概八月中會有販售版,內容相同,到時你可以看掏寶之類的能不能買到,
    合法優質的中文字幕絕對值得收藏!

    小綴(Greer) 於 2013/07/27 01:2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