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欣逢三谷幸喜54歲生日、明天又是我彅41歲誕辰199834.gif608993.gif098.gif打字女於是重出江湖,進行可笑的一人稽古,獻上我夢中的舞台《burst~危険なふたり》!說真的也想不到能寫甚麼了(毆)如果滿分是100分、那上半場我可以給150分127.gif慎剛舞台彩排初期、三谷理所當然的和彅交換了手機號碼,互相傳了幾封客套mail後、三谷就按耐不住的對彅說:『請為我轉告タモ桑、三谷最想上的節目就是タモ桑的ヨルタモリ71510840_t.gif』哈哈!我要劇本你要乾爹的各懷鬼胎!感謝三谷臨時換角、讓彅演出上半場的拆彈角色,彅把這個拆彈專家演得活靈活現,個性機歪囉嗦急躁、渾身充滿對炸彈的熱愛與偏執,能近距離欣賞、又不用跟這種神經質的人相處,還能看他怎麼虐慎(哈)實在太痛快!對我來說拆彈專家已經進入彅的經典演出前三名,希望有緣重見!也希望三谷忙完大河劇有空再來一發慎剛新舞台吧1264384.gif

《burst~危険なふたり》的基本結構很簡單,就兩人兩幕一場景,上半場左邊是栃木的睡衣慎青木、右邊是東京的拆彈彅根上~正因構造簡單、所以整部
戲最重要的就是劇本,慎剛兩人爆量的台詞其實提供一個很好的編劇示範:合理的事情發展加上兩個角色各自不合理的偏執、用炸彈把時間濃縮變緊湊、交
織出看似急轉彎但其實又想不到有其他更好結局的一場笑鬧悲劇,以下。

一片暗黑中,電話鈴聲響起~彅飾演的拆彈專家ネガミダイゴロウ(根上大五郎?)白襯衫、吊帶褲、藍色尼龍外套,背後還繡上黃色的EOD(就像電影或美劇裡FBI穿的那種外套)戴著眼鏡,出現在舞台右邊、彅一出場我有點嚇可、感覺頭髮變很短,但下半場又恢復平常長度,到底是怎樣呢?
棗紅睡衣和綠色披風的慎則一臉睡眼惺忪的從舞台左邊出現接電話~
慎:喂?

剛:請問是アオキセイジ(青木誠司?)的家嗎?
慎:是~
剛:是您本人嗎?
慎:我就是アオキセイジ!
剛:不好意思,請告訴我你的出生年月日(電話一接通就強迫慎報上生日,比詐騙集團還不近情理)
慎:1974年7月~(揉揉眼睛後發現不太對)等等,你是?
剛:快!快告訴我你的出生年月日(突然焦急的瘋人叫)
慎:……呃?
剛:出生年月日!快!出生年月日!(開演不到一分鐘觀眾就爆笑了)
慎:……7月10日(青木生日跟彅本人只差一天耶)不好意思請問你哪位啊?
剛:青木桑、你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慎:……我被你的電話吵醒了~(微莫名其妙不耐煩)
剛:現在,請你冷靜的聽我說!
慎:……我要掛電話了(合理的反應)
剛:不准掛掉!我是警視廳的人!青木桑!青木桑(發神經的急切吼叫)
慎:警視廳?你打來難道是為了前陣子的事?
剛:甚麼事?
慎:就前陣子有朋友來我家然後我們玩得太吵搞得有人報警?
剛:不是!
慎:不是嗎?等等,你說你是中央警視廳的人?那跟我家這裡有甚麼關係啊?
剛:是!我知道你的疑慮,你家位於栃木縣~
慎(打了個哈欠)完全聽不懂你在講甚麼~
剛:我是警視廳警備部第三機動隊的人!(這編制是真的,在目黑區)
慎:蛤?機動隊?
剛:Explosive Ordnance Disposal Team,簡稱EOD、也就是俗稱的爆彈處理課!(講真的彅發音算很不錯有刻意捲舌,但不知道為什麼觀眾都有點錯愕然後發出一些嘻嘻簌簌的稀落笑聲,哈!三谷也不是隨便寫的,各國政府都有配置類似單位,俗稱拆彈部隊或爆彈處理課!2009年奧斯卡最佳影片The Hurt Locker整部電影就是在演EOD的故事,鷹眼演技很不賴呢~)

慎:蛤?
剛:冒昧請問,青木桑你現在是用主機在進行通話嗎?
慎:等等,你到底在講甚麼?我完全聽不懂,警視廳拆彈組為什麼會打電話給我啊?
剛:嚴格來說,我並不是警視廳正式配置下的人員!我真正的名字是ネガミダイゴロウ(根上大五郎?)
慎:あっ、そう~(沒有人想知道)
剛:我是以拆彈專家的身分、到警視廳的拆彈組擔任特別顧問!
慎:你甚麼身分我沒興趣啦(沒有人想知道)
剛:青木桑、你現在是用主機(親機/おやき)在進行通話嗎?
慎:お焼き/おやき是甚麼啊?烤了可以吃的嗎?(全場笑)
18414210.jpg - 2015

剛:我是在說電話的主機!(微惱怒)
慎(靜默‧看了手中的電話後有點妥協又無奈的回答)我現在是用電話主機在跟你講話沒錯!(無聊發現:子機的發音則和三谷名字幸喜一樣,哈)
剛:用分機(子機/こき)講怕有頻率干擾(炸彈)的問題!
慎:蛤?
剛:青木桑,現在請你冷靜聽我說~
慎(無奈)我一直很冷靜~
剛:你家,被人裝了炸彈!

《慎剛同時站到舞台最前方、面向觀眾望著遠方,鋼琴老師彈起懸疑配樂,營造一種時間凝結‧晴天霹靂的感覺!一通電話,讓一切改變了!》

剛:聽見了嗎?你家被人裝了炸彈!這不是開玩笑!
慎:太奇怪了吧!為什麼我家會被人裝炸彈?我只是個平凡老百姓!是誰裝的?
剛:在你家裝炸彈的人是國際犯罪集團ZEMAITIS!
慎:完全聽不懂!國際犯罪集團為什麼會盯上我?
剛:是ZEMAITIS(突然激動的吼)
慎:ZEMAITIS?(微疑慮的破音)
剛:這名字有讓你想到甚麼嗎?
慎:ZEMAITIS~不是吉他的牌子嗎?
剛:您本人持有那牌子的吉他?(Z牌吉他175.gif
zematis-guitars.jpg - 2015

慎:我是有一把!這跟炸彈有關嗎?
剛:完全沒有關係(觀眾爆笑‧慎翻白眼)大概一小時前、成田機場逮捕了一個危險人物,名字叫作BABASAHIBU!
慎:BABASAHIBU?(如果我是睡衣慎此刻就當場撞壁1177089656.gif
剛(持續正經激動的說)BABASAHIBU持有你家附近的地圖!這就是整件事的起源!
慎:然後那個人就照著地圖來我家裝了炸彈?
剛:正是如此!
慎:太莫名其妙了我根本不認識甚麼BABASAHIBU!
剛:BABASAHIBU就是所謂的著手犯!BABASAHIBU是聽了ZEMAITIS的教唆才去你家裝炸彈的!
慎:ZEMAITIS?!(好好笑慎一直重複一些莫名其妙的洋名27380.gif
剛:這樣您能理解了嗎?
慎:那個ZEMAITIS為什麼要來我家裝炸彈?我根本也沒擔任過甚麼公職!
剛:是ZEMAITIS搞錯了!他們真正想炸的、是日本的國會議事堂
慎:國會議事堂?那怎麼會炸到我家來啊?
剛:BABASAHIBU應該是第一次來日本,所以有點搞不清楚狀況走錯路了吧(彅大五郎冒出了一種憐憫疼惜的口吻76966.gif
慎:你到底在講甚麼?
剛:你知道國會議事堂的地址嗎?
慎:誰會知道啊?!
剛:東京都千代田區永田町(ながたちょう)1丁目7之1號!
慎:阿怎樣?
剛:這樣你還不懂嗎?你想想你的住所!(微歇斯底里)
慎:我的住所?
剛:所謂的住所就是你現在住的地方的地址(歇斯底里吼‧這齣戲很多地方都這樣,睡衣男只是單純疑惑地重複拆彈專家講過的一個名詞,但拆彈專家就會發神經整個不耐煩的覺得難道你連這都不懂嗎?開始作些無所謂的精確定義)

慎:我的地址.....栃木県足利市.....県町(あがたちょう)1丁目7之1號
剛:沒錯!國會議事堂是?
慎:永田町/ながたちょう!
剛:你家是?
慎:県町/あがたちょう!(全場爆笑)
剛:就是這樣!你終於懂了(撐大鼻孔)
慎:這太奇怪了吧,怎麼會有人分不清楚ながたちょう和あがたちょう啊?
剛:因為BABASAHIBU的家鄉話,N放句首是不發音的!所以他才會搞錯NAGATA和AGATA!(笑死我了!很合理的搞錯!三谷好聰明啊!)
慎:難道他看到我家附近全是農田、沒有覺得不太對嗎?(一般民宅與國會議事堂的差別)
剛:他大概也查覺到不太對、但就帶著一種頭都洗一半、要幫就幫到底的好意把炸彈裝完了(毆)
慎:所以我家就這麼衰被放炸彈嗎?太奇怪了!
剛:好!現在,你就一邊聽著我的指示一邊拆掉炸彈吧!
慎:蛤?等一下等一下!你是說像反恐任務包傑克那樣一邊接受指示一邊拆炸彈?(吾愛包傑克不拆炸彈,他拆核彈150e3f367a063d3baf9720719d78d778.gif請回神~)
剛:太好了你已經聽懂了,那我們就快點進行吧(霸王硬上弓)
慎:我怎麼可能拆炸彈?我只是個普通人!
剛:已經沒有別的方法了!
慎:不好意思,如果我家真的有炸彈,那我要直接開車帶著家當逃走!
剛:不行!
慎:甚麼不行!誰理你啊!
剛:青木桑你聽好,我現在要告訴你一件事~我要說了…我真的要說了…(拆彈角色偶爾還會陷入一種無意義矜持的獨腳戲,超煩)
慎:你要說快說好嘛!
剛:其實我是不想說的,因為我怕影響你的情緒(拆彈角色常常充斥一堆自以為的體貼)
慎:你到底想講甚麼?
剛:如果不講也沒關係的話,那我的確不太想講!(好煩啊)
慎:到底是甚麼事啦?(崩潰邊緣)
剛:這個炸彈…被裝上了倒數計時的裝置!
慎:你是指…定時炸彈?
剛:當然,最理想的作法是由我親自出馬去拆彈!但我從東京到你家、絕對來不及……(我想彅大五郎應該位於東京都內某精神病院吧)
慎:甚麼時候會爆炸?
剛:當然、我也連絡過栃木県警方的拆彈組,但地方警局的拆彈組並不處於隨時待命的狀態、所以等他們集結完畢再到你家,至少也要兩小時後~
慎:到底甚麼時候會爆炸?(慎快被氣炸了)
剛:當然,我還不忘去問陸上自衛隊拆彈組的成員,他們雖然可以馬上出發,但至少也要一小時後才能到你家!
慎:到‧底‧什‧麼‧時‧候‧會‧爆‧炸?!!!
剛:先別管那個問題(爆)
慎:甚麼別管?快告訴我!
剛:如果BABASAHIBU講的話能信、那炸彈將在今天的一二零零爆炸!
慎:一二零零?
剛:也就是中午十二點!現在是一一零三!
慎:十一點三分!
剛:也就是,炸彈在57分鐘後即將引爆!
慎(整個人驚醒瘋狂跺腳)……伶北還在這裡跟你扯!伶北要逃走了啦!
剛(大叫)青木桑!你不要逃!請你冷靜樂觀的想想!這表示、接下來的57分鐘,你都處於非常安全的狀態!
慎:這是甚麼神經病樂觀法!
剛:青木桑,你仔細想想!我們每一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會死去,有些人你看他好好的,三分鐘後就突然心臟病發死了,但你現在的狀態,是保證接下來的57分鐘,你都能活得好好的不會死(爆)
慎:這甚麼歪理啊!
剛:總之青木桑,你現在已經了解整個狀況,那我也比較安心了(……)
慎:整個聽起來實在太不真實!
剛:現在的真實就是,全世界只有你能在時限前成功拆掉炸彈!
慎(無奈)我如果這樣講你可能會生氣~但~
剛:怎樣?
慎:你真的想聽?
剛:我不會生氣,你快說吧!
慎:你真的要聽?
剛:已經沒時間了你要說快說不要再拖延!(吼罵)
慎:那我說了~我家四周全部都是農田、除了我以外根本沒住人!炸彈要爆就讓它爆啊、根本也不會有人受傷啊!(睡衣慎的住址:栃木県足利市県町1丁目7之1號!是虛構的,但用Google實景地圖看、從県町車站出來、四周真的全是人煙罕至的空曠農田)

剛:你這王八蛋!!!!!(瘋狂大吼)
慎:你不是說你不會生氣~
剛:我沒生氣,我只是提高音量!提高音量和生氣並不相同(熱愛定義的彅大五郎)沒有人會嗲聲嗲氣的說出王八蛋這三個字!(彅用一種微娘的聲音輕聲說バカヤロウ~全場笑)
慎:我不想再跟你扯了!
剛:青木桑你聽我說,已經沒時間了!
慎:根本都是你在浪費時間!
剛:的確,用GoogleMAP(哈)看你家、方圓五百公尺內的確沒有民宅!但是嘛~
慎:就說吧!這是沒辦法的事,事到臨頭要炸就讓它炸吧!我家和這塊田沒了就算了!57分鐘也夠我收拾貴重物品逃走了!
剛:根本沒人在擔心你家(爆)現在問題在於、你家附近一百公尺左右、有個多多良沼公園!(多多良沼公園是真實存在的、但離睡衣慎住的県町其實有段距離)

慎:多多良沼?沒聽過!
剛:多多良沼公園裡、有一種單子葉水草,叫高野星草(タカノホシクサ)全國只有多多良沼公園裡有高野星草!
慎:………那又怎樣?
剛:如果炸彈爆了,高野星草也會被滅絕啊!
慎:………它滅絕關我甚麼事啊?!
剛:高野星草是日本唯一沈水性的一年生水草,非常珍貴!
慎:那是甚麼鬼啊?水草之類的東西嗎?
剛:其實我也不知道,是維基百科寫的(爆笑)總之不能讓它絕跡!
慎:我不想把命賭在拯救水草上(笑翻)
剛:青木君!你給我聽好!(狂吼並用力的跺腳‧彅已演到忘我入魂的起乩狀態!好笑又感動)你好好想想,現在,只有你能做這件事!全世界、只有你能辦到!容我冒昧問你一句、你活到現在,有如此被需要過嗎?有甚麼事是如此非你不可過嗎?(全場爆笑)
慎:那又怎樣?(被誤裝炸彈已經夠衰還要被質疑存在的價值)
剛:你為什麼會誕生在這世上?你就是為了這一刻才來到這個世界的啊~高野星草或許只是個了不起的小水草,但炸彈一但引爆、水草就會絕跡了!你忍心讓這種事發生嗎?蛤?你忍心讓它們消失在地球上嗎?蛤?現在、全世界只有你、只有你能拯救它們了(瘋狂吼叫!鋼琴伴奏故意彈起慢板微哀傷的主題曲,刻意營造一股機歪的反差)
慎:……聽起來好像是這樣(心軟的衰人)
剛:身為一個拆彈專家,只要你照我說的去作,就能百分之百成功拆彈!在這之前,我已經成功拆過無數炸彈,完全不用擔心,你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嗎?
慎:……(無奈的脫口說出)那~它到底在哪裡?
剛:在多多良沼公園!
慎(炸裂破音吼)我不是問你水草在哪哩!我是問你炸彈在哪裡!(笑翻)
剛:根據我得到的情報、炸彈被裝在你家玄關的盆栽後面!
慎:玄關?
剛:你願意幫我忙吧?
慎:我…我真的無法相信,從起床到現在,也不過五分鐘,連睡衣都還沒換、就突然逼我拆甚麼炸彈!
剛:青木桑,你跟家人同住嗎?(彅大五郎不曾理會睡衣慎的低落情緒6533.gif
慎:沒有。
剛:你有飼養寵物嗎?
慎:有一隻。
剛:是貓還是狗?
慎:一隻名叫草彅剛的爬蟲類(誤‧是一隻很大的象龜啦010.gif
剛:烏龜啊,那可能先把牠移出你家會比較好!
慎:意思是拆彈會有危險嗎?你剛不是說很安全?(微怒)
剛:問題是,不管甚麼事都會有萬一!
慎:你剛不是說百分之百沒問題?
剛:的確是百分之百沒問題、但凡事都有萬一!
慎:你明明就說聽你的保證百分之百安全!
剛:百分之百是甚麼鬼東西(大吼抓狂亂摔道具狂踩地板)
慎:你生甚麼氣啊你!
剛:就算標榜百分之百純果汁、也都是把水果榨了濃縮成醬、再加水泡成!
慎:你到底在講甚麼?
剛:這樣果汁還不是標榜百分之百!你為什麼不去質疑他們?

慎:我無法跟你溝通(快裂掉了)
剛:就算標榜百分之百但不可能百分之百得百分之百!(饒舌的彅)
慎:………………(靜默)
剛:喂?喂喂喂?青木桑?青木桑?你有在聽嗎?
慎(看破一切的空無口吻)我家烏龜移動很緩慢、就算先把牠搬到屋外、幾分鐘後炸彈如果引爆了牠也逃不了(想像那畫面,悲傷又莫名想笑)
剛:那烏龜不會妨礙拆彈吧?(無情的彅大五郎)
慎:應該不會吧(此刻慎已經懶得鳥彅大五郎、轉身走入幕後)
剛:總之,你照著我的話去作,一定能成功拆彈!現在起算的57分鐘後、不、是55分鐘後,我們就能笑談這件事了!呵呵,你來過東京嗎?到時我們再約一約、一起喝酒慶祝吧!(陷入自我妄想)好,時間寶貴、差不多開始作業了!(發現慎都沒回應)喂?青木桑?青木桑?你聽得見嗎?青木桑!青木桑!(又開始狂叫‧不知道對方在做甚麼的效果現場看有趣又逼真!而且慎剛兩人是真的從頭到尾都刻意不看到對方!)
慎:是是是!聽到了!(慎搬著炸彈從後台走進來)
剛:希望你千萬記住,炸彈只要輕微晃動也可能引發爆炸,所以你一定要聽我的指示再行動!
慎(已經擅自把整桶炸彈從玄關搬入室內,全場爆笑):對不起!
剛(慌張吼叫)發生甚麼事?
慎:你以後可以不可早點說!我已經把炸彈搬進來了(爆)
剛:你不要擅自行動!
慎:阿你剛就一直在碎念啊!
剛:快跟我形容炸彈的外型,有冒煙嗎?有沒有發出怪聲?
慎:沒冒煙也沒有聲音!
剛:青木桑,我覺得、我們兩個不太合得來~(會有人跟大五郎合得來嗎)
慎:的確不太合~(苦悶的想點根菸來抽)
剛:所以進入拆彈作業前,我想我們必須先進行一些測試確保我們能夠溝通!
慎:測試?
剛:放心,我只是出幾個很簡單的問題!
慎:蛤?還要我回答你出的問題?這樣太浪費時間了!
剛:不!一定要先經過這些測試,相信我,我已經成功拆過無數炸彈,這測試對之後的拆彈作業一定有幫助!快!我們開始吧!
慎:…………はい。(被操弄的慎)
剛:現在,請你告訴我從你家到最近車站的地圖!薩!(突然在台上轉身面對觀眾蹲馬步,但效果沒有太好、觀眾依舊只發出一些稀稀落落的笑聲,哈)離你家最近的車站是?
慎:東武伊勢線的県町站!離我家大概三公里、走路要二十五分左右…不好意思請問做這測試真的有意義嗎?離炸彈引爆的時間已經愈來愈近了(口氣無奈又焦急)
剛:我現在就照你所說的畫地圖!(鋼琴老師彈起俏皮配樂)其實把別人描述的方向實際畫成地圖是非常困難的,請你盡量講得讓我能聽懂~(偏執的彅)
慎:我家門口一出來有一條很大的國道!
剛:等等唷(開始在白板上畫畫,並用小孩般的天真口吻回應,換我是睡衣慎一定氣死!)
慎:國道一直走~
剛:是往左走還是往右走?(瘋狂吼叫)
慎:你用不著那麼生氣吧!
剛:告訴別人地圖,具體講清楚上下左右是基本禮儀吧!就算你懂、對方也不一定懂,你懂不懂~(吼叫)
慎:對不起我會注意(弱氣的衰慎)出了家門口後,往右走(彅在白板中央畫一個小房子、一條線)走到第二個紅綠燈後往左!
剛:第二個紅綠燈後往左~左~然後呢?(邊說邊畫)
慎:走了一陣之後會看到岔路,右轉!
剛:右轉~然後呢?
慎:接下來遇到第一個紅綠燈後再左轉!左轉之後,在道路右側有個小池塘~
剛:左轉~右側~小池塘!
慎:走過小池塘後再一直走~(彅的白板已經快畫滿了)左側有棵大樹!越過那棵樹再直走、右邊會出現十二個小地藏菩薩(全場爆笑,因為顯然畫不下十二個地藏菩薩)
剛:(已經畫不下地藏菩薩)等一下~
慎:第十二個地藏菩薩有點那個~
剛:等一下(已經畫不下一擠再擠惱羞成怒丟筆!我看的彅畫的地圖大概如下~黃色是第一次、綠色是第二次~當然現場只用一隻黑筆畫、沒有彩色)
慎:你現在到底在哪裡!(在右上角擠成一團)我說、走出門口就是一條國道,出了門口往左走~
剛:往左?你剛才明明說往右!
慎:往右是步行、大概要二十五分鐘,開車的話是往左(三谷or慎其實很細心、連日本開車要靠左也有注意到,毆)往左一直開(彅又重畫、圖中的綠色線)遇到第二個紅綠燈再左轉!
剛:又是左轉?車站到底在哪邊啊?(崩潰)怎麼跟剛才完全相反?嘛~開車總是有些其他考量~好吧,左轉然後呢?(此刻的根上大五郎變回善良的彅本人)
慎:往左轉後一直走、右邊馬上能看到一個小池塘!
剛:右邊?(轉換一下腦內方向)好!右邊有池塘,然後呢?
慎:然後一直走、再一直走,又能在左邊看到一棵大樹!
剛:又有樹?你家附近的自然生態好豐富(全場爆笑,這段就是慎在整彅啦!每天慎說的地圖都有點不同,總之就是要讓彅畫不下去)
慎:再一直走、一直走、就能在右邊看到一整排地藏菩薩(爆,彅白板上的地圖又在左下角擠成一團)
剛:一整排?(慌亂)一共有幾個?
慎:三十二個(爆)第三十二個地藏菩薩特別大~
剛:(惱羞成怒亂畫一通)算了!我不畫了!
慎:蛤?我走出家門口根本還沒多久啊!
剛:這個測驗告訴我們,要憑空把事情具體傳達給對方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慎:不用作這測驗我也知道好嘛!根本浪費時間(怒)
剛:第二題!
慎(昏倒)快點直接拆炸彈吧!
剛:第二題剛好倒過來!由你依照我的指示行動!
慎:你到底鬧夠了沒?
剛:不用擔心,相信我、完成第二個測試後對接下來的拆彈絕對有幫助!你家有香蕉嗎?沒香蕉的話不能進行測試二(……)
慎:……應該有吧!
剛:快去拿來,還有針線包也一起拿來!針和線!(慎到後台拿香蕉、此時彅轉頭對觀眾說:放心!不要緊!交給我吧!這有點像彅在自嘲平常不可靠的自己、但沒有引起甚麼滿堂采,又是稀稀落落的笑聲,舞台劇真是殘酷的考驗~哈)
慎:我拿來了!
剛:好,現在就照我說的作,首先,把線穿過針、記得線拉長一點!
慎:拿針線到底要做甚麼?
剛:你馬上就會知道了!線穿好了沒?(也才過了三秒鐘)
慎:給我一點時間好嘛~(可憐的縫蕉慎,還要用肩膀和頭夾著話筒)
剛:記得線穿長一點!
慎:線穿長一點~~
剛:話說回來、你家還真巧剛好有香蕉!
慎:我向來早餐都是吃FRUIT!
剛:香蕉多長?
慎:大概二十公分!
剛:記得線穿長一點~(煩耶)
慎:已經預留很長的線了、好,線穿好了!
剛:好,現在請你仔細看香蕉!平常大家都沒認真看過香蕉(?)其實香蕉肉的剖面或許是圓形、但在香蕉還包著皮的時候(?)、它的剖面並不是圓形!
慎:真的耶、是五角形!

剛:好,現在你拿著穿好的針線、朝香蕉皮的突起處穿進去、再由皮與肉中間的細縫插入,穿過後朝對面的角重複一樣的動作,五次之後,又會繞回一開始穿進去的突起處!全部結束後請你告訴我!
懸疑音樂響起、慎開始『縫香蕉』,縫一縫突然說:我到底在幹甚麼?(哈)
剛:還沒好嗎………還沒好嗎?
慎:你不要那麼急躁好不好?
剛:不用急,慢慢來………還沒好嗎?
慎:好,剩最後一次!
剛:你動作好慢喔~(好煩啊)
慎:我縫好了!
剛:你縫完了?好,現在把線從針裡抽出來!抽出的針很危險、快!放回針線包!(比家政老師還囉嗦的彅大五郎)現在香蕉上應該有兩端線頭吧?你拉著其中一端、另一端慢慢拉、讓線穿透香蕉後拉成一直線!
慎:拉好了!
剛:香蕉現在是甚麼情況?(包皮的情況,爆)
慎:就一般的樣子!
剛:很好、現在就把香蕉的皮剝開!剝!它!的!皮!(彅從開場到現在,十句有八句都在狂吼,雖然整個舞台響著彅音聽得很爽,但實在是彅喉堪慮)
慎緩緩剝開香蕉皮、裡頭的香蕉真的自動斷成一半!慎:好猛!(慎彩排期間應該要夜夜縫蕉吧,不然演出時失敗就慘了20122.gif
剛:這就是香蕉魔術!不用剝皮、裡面的肉就能讓它斷斷、斷成兩截(這裡彅吃螺絲啦哈)
慎:真的好猛!
剛:青木桑,這是個好兆頭(迷信的彅大五郎)只要像縫香蕉一樣聽我的指示、冷靜拆彈,一定能成功!
慎:我總算多少有點自信了~
剛:好,我們開始拆彈作業吧!
慎:那這香蕉呢?
剛:你想吃可以吃掉(哈)
慎:我現在不是吃香蕉的心情~(謎之配圖)
剛:剝皮後的香蕉、可以沾點檸檬汁保鮮,讓香蕉不會變色!(……)
慎:等等(走入後台放香蕉與針線包)
剛(又轉頭對觀眾放話)完全沒問題!不用擔心!各位回家也請務必試試這縫香蕉魔術!(這次喊話終於得到滿堂喝采了~)
慎:我回來了!
剛:好,首先,請你形容一下炸彈的外型(炸彈表示:伶北等很久了,毆)
慎:是綠色的圓筒狀、看起來~有點像茶葉桶!高度大概有50公分左右!
剛:你能精確的測量嗎?你家有沒有尺?
慎:沒有!(彅本人和睡衣青木家裡都沒有尺哈)
剛:那你有沒有千円鈔?記好,日幣千円鈔的長度剛好是15公分!
慎(摸摸口袋)我口袋剛好有一張千円鈔!(用千円鈔測量後)高度剛好是四張千元鈔、60公分!
剛:那直徑呢?
慎:直徑~直徑也是四張千円鈔,60公分!
剛:甚麼?圓桶的直徑和高都是60公分?那你怎麼說像茶葉桶?茶葉桶不可能直徑和高一樣、茶葉桶應該更高吧?(崩潰亂吼‧大驚小怪)
慎:我只是照它外型的感覺來形容,覺得很像茶葉桶(口氣無奈)
剛:直徑和高一樣的圓桶,應該是~法蘭酥!
慎:法蘭酥?
剛:沒錯,上野風月堂那比臉還要大的法蘭酥(毆)它12枚裝的禮盒就是直徑和高都一樣的圓桶!(彅大五郎真的煩)
慎:誰會知道這種事啊?
剛:你不知道法蘭酥?(......)
慎:我對風月堂的法蘭酥是有點印象(人很好還擠出這句回應)那也只是你的聯想、我想到的就是茶葉桶啊!煩死了!
剛:不好意思,我想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和你成為朋友。
慎:我也不曾出現過想和你當朋友的念頭!
剛:其他還有甚麼特徵?(雖然彅大五郎超煩、但這句念得很Man1139.gif
慎:圓桶的蓋子四周被黏上好多圈透明膠帶!
剛:是為了固定蓋子才黏的嗎?
慎:嗯,黏了非常非常多圈!
剛:還有其他特徵嗎?
慎:蓋子上面有個mark!
剛:mark?甚麼樣的mark?
慎:看起來~像是屁股?!
剛:屁股?
慎:嗯,是屁股的mark!(鋼琴老師又彈起懸疑的音樂)
剛:青木桑,請你把圓桶轉個一百八十度!
慎:欸?
剛:我叫你把圓桶轉一百八十度!!!(又歇斯底里的狂吼)
慎(轉圓桶)啊!不是屁股、是一顆愛心的圖案!
剛:原來如此,就是你!天使心(Angel Heart)!
慎:天使心?
剛:沒錯!傳說中的炸彈客天使心!原來他還活著!他跟打字女一樣又重出江湖啦啊啊啊啊(激昂狂吼)
慎:對不起!
剛:發生甚麼事?(焦急吼)
慎:…………碎掉了!
剛:甚麼東西碎了?(焦急吼)
慎:…………我的心(毆)我受不了了!
剛:你怎麼了?(突然冷靜)
慎(想哭貌)一下說甚麼國際犯罪集團的ZEMAITIS、一下又是什麼BABASAHIBU、現在又冒出一個甚麼傳說中的天使心!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到剛剛都還在睡覺、我根本沒辦法面對這一切!(快哭了)
剛:天使心設計的炸彈,我曾經遇過兩次。兩次都讓我成功拆除,都是我的勝利!(得意)
慎:你根本沒在聽我講話(哈)
剛:青木桑,其實遇到天使心的炸彈,你是非常幸運的!你想知道你有多幸運嗎?(這個問句瘋狂重覆了七次,但慎不想聽都沒回應,彅只好一直問)
慎(受不了)你說吧!我哪裡幸運了?
剛:天使心是個非常保守固執的炸彈職人,奉行古法,他作的炸彈有一定的style!絕對不會跟流行用甚麼頻率引爆之類的新手法!你改用手機說吧!你有手機嗎?(所以拆彈彅一直讓睡衣慎用家裡電話講,是怕手機頻率引爆炸彈、等確定是天使心作的老派炸彈後才放心改用手機?很細膩的設定!還是我想太多?手機的確是引爆界新寵!The Hurt Locker第一顆爆掉的炸彈就是手機引爆的!CSI:Cyber有一集還是用感應到的手機頻率數目累加,感應到兩百台手機的頻率後炸彈就自動引爆)

慎:我的手機放在房間裡充電!
剛:快拿來!記得連耳機一起!啊!還有工具箱也一起拿來!(一直被擺布的可憐衰慎第四次匆忙跑入後台拿手機,彅又單獨留在台上面對觀眾喊話!)太好了!天使心!你又自己送上門了!這是我和天使心的戰鬥!(靜默,緩緩走向桌子,兩手用力敲桌後微低頭小聲碎念)伶北這次一定要贏!(全場尖叫爆笑,這個拆彈彅不但神經質囉嗦麻煩還是個騙子)話說回來,這個青木桑也真是特別,睡衣裡竟然有放有千円鈔票?(這句也是埋梗但我覺得有點多餘)
慎:我回來了!
剛:好,我現在改播電話到你的手機!
慎:我的手機號碼是~
剛:不需要,你也太小看警視廳了!那我就先掛掉囉~
(裝可愛口吻,全場爆笑!睡衣慎手機鈴聲響起~慎接起手機)
慎:這短短幾分鐘你到底調查了我多少事?
剛:放心,只有你家電話、你的手機和mail而已!
慎:那已經是我的全部了!
剛:你先把耳機插到手機上!
慎:插好了!
剛:然後打開手機的Speak功能!
慎:咦?我聽不見啊!奇怪!怎麼完全沒聲音啊?
剛:喂喂喂?青木桑?喂?你耳機有插好嗎?
慎:喂喂喂?我聽不到!為什麼沒聲音啊?(暴躁)
剛:青木桑?喂?難道~難道你忘記把耳機塞到你的耳朵裡嗎?(全場爆笑‧睡衣慎插了耳機忘記把耳機塞到耳朵聽不到,已經很白癡了,拆彈彅卻更白癡把整個嘴湊到耳Mic,企圖吹氣灌音讓忘了戴耳機的慎聽到,全場大爆笑)
慎:聽不到啊!很小聲啊!(發現自己沒帶耳機)啊~(帶上後就)聽到了!(這段真的是兩個蠢蛋)
剛:再把手機轉到Speak功能、這樣你就不用一直用手拿著話筒,可以用雙手拆彈!
慎:喔~你知道好多事喔!

剛:我的確知道很多事!(得意貌)我們開始拆彈吧(終於~)請你務必記得,在你眼前的是世界頂級炸彈客製造的炸彈,萬萬不可輕舉妄動!
慎:我知道!我上了!(懸疑鋼琴聲響起,慎準備打開炸彈的蓋子,開始用手摸那些纏了一圈又一圈的膠帶)
剛:慢慢來,不用急,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慎(整整摸了三十秒)對不起!我~找不到膠帶頭~我從小就很不會找膠帶頭!
剛:蛤?居然?用指甲去摳!把你的拇指立起來用指甲去摳(哈)
慎(還是摳不到)好討厭啊(邊摳邊碎念)雖然聽到自己要拆彈很衰、很害怕,但心裡還是有點興奮!想說自己像包傑克一樣可以拯救世界!結果卻是蹲在這裡找不到膠帶頭,整個遜斃了!(悲鳴)
剛:你現在只是在自言自語,$^%*%#$^&^&^
慎:不用了(悲鳴~)啊,摳到了!
剛:健闘を祈る!

接下來慎一圈又一圈一直拆膠帶、整整拆了兩分鐘,那透明膠帶真的黏超多圈的,可能一場公演就要黏掉一整捲膠帶~
彅在一旁來回踱步,冷靜碎念:你知道為什麼炸彈一定要放在密閉的空間嗎?因為密閉空間能提高炸彈的威力!請你記得這點!
慎:......我並不想知道這種事(持續一圈又一圈的拆)
剛:你現在到底在幹甚麼?
慎:就在拆膠帶啊~
剛:把速度加快一點吧!.........你進行到哪裡了?
慎:還在拆啊!
剛:再這樣拖下去蓋子還沒打開炸彈就爆了!
慎:你不要這麼急性子好嘛!
剛:你動作快點!

慎又整整拆了三十秒,終於拆完了!
剛:好,現在,慎重把蓋子打開,告訴我,你看到甚麼?
慎:我打開了,裡面~炸彈裡面有一堆線!一整坨線亂七八糟的纏在一起!
剛:線?一坨線?!太好了!這實在太~~~有趣了!(彅發出超尖的聲音)
慎(崩潰吼)甚麼有趣?哪裡有趣啊?
剛:炸彈的技術可說是日新月異、現在都是用積體電路IC板引爆,你還看得到引線,那表示這是二十年以前的技術!天使心果然還是堅持自己的老路!對我來說,這個老炸彈也更容易處理了!我和天使心一樣,都是偏愛老派的人!(彅大五郎真的很愛講自己私事o0020002010270779381.gif)今天這一場戰役,就是天使心和根上大五郎我的宿命對決!(激昂大叫‧陷入自己的世界)
慎(翻白眼)まったくどうでもいいことです!
剛:你再形容得仔細一點!
慎:總之就是很多線纏在一起!
剛:很多線是怎樣纏在一起?引線有幾條、長度、位置通通給我具體說清楚(狂吼)
慎(進入比大聲狀態)就是一坨!一整坨!一大坨!通通纏在一起!根本沒辦法說清楚~(其實可以用手機拍照啊)你快給我下一個指示啦!
剛:那坨引線的底部、有計時器嗎?
慎:……有。
剛:是甚麼樣的計時器?該不會~是老古董的指針型吧?(竊喜)
慎:……嗯,我看到了時針在動!
剛(突然尖叫)居然還在用指針型的老派計時器!天使心有你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整個人倚在白板上面對觀眾陷入超過十五秒的瘋人笑,一種猜透宿敵天使心的痛快感)
慎:哈囉哈囉!根上桑~
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斷狂笑)
慎:快告訴我接下來怎麼作啊!
剛:底部除了計時器還有甚麼?
慎:還有~三個像惠方卷的東西!(惠方卷175.gif
剛:惠方卷?那就是炸彈!青木桑,接下來請你仔細聽好,一顆炸彈要爆炸,一定要有引爆裝置!只要引爆裝置沒被啟動就不會爆炸!引爆裝置的核心就是引信,引信又可概分成兩種,電氣式和非電氣式!二次世界大戰時慣用的就是電氣式引爆裝置、而非電氣式的$^%*&%&
慎(焦急吼)對不起!
剛:怎麼了?
慎:請問~現在講這段有必要嗎?(哈)
剛:啊!歹勢!我平常在自衛隊上拆彈課、不知不覺就整段講起來了(我真的愛上彅大五郎了,這角色煩到一個境界)
慎:我不是在上課!拜託你只講現在需要的事就好!
剛:你眼前這顆裝了一堆引線的炸彈,很明顯是電氣式引信!要解除這種引信的威力,最快的方法就是讓它冷卻、進入凍結狀態、降低它的電壓,讓它暫時無法引爆!這就是爆彈處理方法中所謂的‧彈‧得意大吼.gif(彅大五郎講到嗨不自禁、瘋狂用筆敲白板上他亂畫的炸彈,這些他教過幾百次的炸彈專有名詞,今天終於派上用場拿來對付宿敵天使心,整個人已陷入一種學以致用的狂喜狀態)你家有液態碳嗎?(狂吼!全場狂笑)
慎(狂吼)我家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我家有針線包和香蕉已經很了不起,我只是個平常老百姓啊!(被逼上絕路)
剛(狂吼)液‧態‧碳~
慎(狂吼)你‧不‧要‧再‧鬧‧了!
剛:我們現在先深呼吸回歸平常心!只要發現任何一個小錯、結果就會完全不同!
慎:這我也知道~但~
剛:用液態碳冷卻炸彈,是拆彈的ABC!
慎:我家沒有液態碳啦,頂多有一些碎冰塊!(很正常)
剛:碎冰塊程度的冷卻對炸彈來說沒有意義!
慎:那那個呢?用來噴身體的那個?噴一下就超冰的那個~涼感噴霧?
剛:算了!忘記冷卻這件事吧!(迅速放棄‧耍人啊)
慎:就這樣放棄嗎?
剛:講真的冷卻也只是一時,就算不能冷卻、我也會想出其他方法拆彈!
慎:蛤?那你乾脆一開始就不要提甚麼液態碳!
剛:事實是,我一直覺得用液態碳冷卻炸彈讓它無力化,根本很卑鄙!你不覺得這樣對炸彈太失禮了嘛~(哈哈!拆彈角色真的很鮮明,每次講到已經山窮水盡又陷入新危機,他還是硬要扯一下自己平日累積很久的無聊感想)
慎(無奈)誰管炸彈怎麼想啊!我們可以進行下一步了嗎?
剛:青木桑你聽好,在這種裝有倒數計時器的炸彈、解決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把計時器和炸彈中間的那條引線剪掉!!
慎:我知道了,就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藍線紅線剪其中一條、計時器就會停止!剪錯就會爆炸!
剛:青木桑,請你仔細看清楚,那坨引線裡面,有紅色或藍色的線嗎?
慎:沒有!全是黑的!
剛:甚麼剪藍線剪紅線、都是電視亂演的!在拆彈的世界根本沒這回事!
慎:沒有嗎?
剛:當然沒有!裝炸彈的人沒事幹嘛留一個活口給你!當然是要你隨便剪哪條線都一定會爆炸!
慎(絕望)那我到底怎麼辦?我不就死定了嗎?(全場爆笑)
剛:其實~還有一個方法(懸疑音樂響起)忘了那個計時器,仔細看整顆炸彈!會有一條引線單獨接到引爆裝置上,你只要剪掉那條就行了!
慎:他整坨纏在一起我哪知道是哪條!
剛:一般來說,接到引爆裝置上的引線,一定要能承受超高電壓,所以你要找的是最粗的那條!
慎:問題是它們看起來全部都一樣粗!
剛:你再看仔細一點!
慎:是那條嗎?還是這條?我~我不知道!
剛:粗的細的難道你不會分嘛!
慎:剪錯了怎麼辦?會爆炸嗎?(已經慌了手腳)
剛:你找最粗的就對了!這就是天使心的慣用手法!這樣好了!用線!用線量每條炸彈線的圓周!
慎:線?針線包我已經收起來了啦(大叫!其實這整段兩人都吼到沙啞)
剛:快去拿~

已經N次被遣入後台又跑回來的慎,手上拿著針線包和涼感噴霧:我回來了!(同時用涼感噴霧猛噴炸彈,發出嘶~的聲音!)
剛(聽到嘶~的聲音後驚慌大叫):那是甚麼聲音?(全場爆笑)
慎:我在對炸彈噴涼感噴霧~(慎嘶嘶嘶的猛噴)
剛:如果那能讓你冷靜你就噴吧~(慎依舊嘶嘶嘶的猛噴,一直連噴三十秒)夠了吧!青木桑!夠了!不要再噴了!(彅這裡真的吼到很怕他當場血壓衝高昏倒!結束後某集早安SMA彅也坦承,雖然舞台結束了很寂寞,但也鬆了口氣!因為對身體和喉嚨的負擔真的很大~)
慎(終於噴夠了)好!我現在拿線轉這些炸彈線!量他們的圓周!(又是地味的作業)
剛:問題是、這些炸彈線都只有不到一厘米的差距!所以你每條都要捲十圈以上才能看出哪條最粗!(天啊)
慎:蛤?(開始認命的準備捲線後突然大叫)根上桑!
剛:怎麼了?
慎:剛才涼感噴霧噴太多,現在炸彈引線上全是一坨坨黏黏的液體!我~我去拿吹風機把它們吹乾(爆)
剛:萬萬不可啊!用吹風機吹炸彈會發生更可怕的後果!

慎崩潰,準備伸手測量那些黏答答的炸彈引線圓周,更慘的事發生了~
剛:青木桑,我要跟你懺悔一件事!
慎:欸?
剛:我一開始跟你說炸彈是一二零零爆炸,事實是~它一一四五就會爆炸了!
慎(看時鐘後愣住‧靜默)那不就剩兩分鐘就爆炸了嗎?(全場大笑‧其實burst也蠻像反恐任務的,劇中時間和現實同步不中斷,哈)
剛:對不起(鞠躬道歉!這個根上大五郎到底行不行~)
慎(欲哭無淚)爆炸時間這麼重要你怎麼可以隨便晃點我!還叫我去縫香蕉!
剛:我只是想讓你安心一點!我現在說真的!真的已經沒時間了!(狂吼)

慎:那我到底該怎麼辦?
剛:只剩兩分鐘!青木桑,你冷靜!你的臉大概多大?你現在馬上把頭伸進炸彈裡、用嘴去含那些炸彈線(!)嘴唇是人類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就用你的嘴去測炸彈線的粗細!(好慘的慎)

慎探頭探腦試了幾次後說自己做不到!沒辦法把頭放入炸彈裡去含炸彈線!
彅持續狂吼:只剩這個方法了!已經沒時間了!(我發現彅大五郎的口頭禪是:『已經沒別的方法了!』『其實還有一個方法!』
慎開始用手撥弄嘴唇,發出嘟嘟嘟的聲音、彅聞後又大叫:這是甚麼聲音?
慎:我正在把嘴唇弄軟!讓它們敏感一點(爆)
走投無路的慎選了條他覺得最粗的線,狂吼:沒時間了!我切了~
彅大叫:やめろう~~~~~~~~~~~~~~全場燈暗,第一幕完。

小綴(Gre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