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彅41歲生日75070.gif祝彅身體健康,事事順心,生日快樂1177089661.gif左邊是Specialist導演今晚發推今天!大家來吃蛋糕吧608993.gif098.gif看那藍莓圓如彅乳頭、草莓紅似彅薄唇、黃澄澄一片蜜桃更熟喻彅胸肌!這蛋糕是這麼的彅(毆)切糕的理由、已經呼之欲出!再加上南姐的推,更是確定今晚就是Specialist4定裝兼慶生、還沒公布盡在不言中吧!感謝Specialist Familyo0020002010275526221.gif右邊就不解釋了,所以壽星今日錄了SxS後再到朝日定裝,在工作‧福氣‧和滿滿的愛中迎接41歲生日42018.gif以下繼續打字女的一人稽古《burst~危険なふたり》第二幕~CJeS-8SUkAA8GdB.jpg - 2015

全場燈暗,台上已看不見慎剛,只剩懸疑的鋼琴聲持續演奏,大概經過三分鐘
後,下半場開始,黑暗中先聽到彅說:青木桑,你是個急性子的人吧?之後慎剛一起說、再之後慎又說了這句話,燈亮,慎剛已交換角色!慎穿上白襯衫
西裝吊帶褲配油頭和眼鏡出現在右邊,變身神經質拆彈專家根上大五郎!彅摘下眼鏡換上棗紅色睡衣變身衰人青木,全身無力癱軟坐在左邊舞台地板上~

慎:急性子並不是甚麼要不得的缺點,急性子能夠讓你盡快下判斷,在戰場上搞不好還能救你一命!但你剛才那樣真的不行!
剛(弱氣口吻)すみませんでした~

慎:輕率的行動只會為你招來不幸!
剛(微喘533.gif)但結果來說至少是好的、炸彈也沒爆炸啊!
慎:我是在說你未來的人生!(愛說教的慎大五郎)
剛:我會注意(微喘533.gif
慎:這麼說來、其實我也蠻性急的!
剛:是嗎?你泡麵等三分鐘才吃嗎?
慎:我大概到第三分鐘時已經吃一半了!都是泡兩分鐘就吃了!
剛:耶!那我比你快!我泡個一分半就吃了!
慎:那水煮蛋呢?
剛:我覺得剝殼太麻煩了、幾乎不吃!
慎:我也懶得剝殼、直接就吞了!之後再把殼吐出來!(全場爆笑)
剛:怎麼可能!嘛~總之,我們兩個都是急性子的人(開始談心4313.gif
慎:總算找到了個共通點!
剛:根上桑為什麼會從事拆彈工作?
慎:從小我爸媽就教育我,不要選那種大家都想作的工作!
剛:你沒想過不幹嗎?
慎:從來沒有!高中畢業後,我先到海外戰場當義工,第一個拆掉的炸彈就是前蘇聯留在阿富汗的未爆彈!
剛:這很了不起耶!
慎:這是只有我辦得到的工作!沒有理由不幹!
剛:這個炸彈之後要怎麼處理啊?
慎:你先放著,等自衛隊抵達栃木縣後再會同警方去處理!
剛:他們甚麼時候會來?家裡有個炸彈怎麼想都是怪怪的~(睡衣彅整個人懶散的躺到沙發上放鬆‧謎之配圖)
慎:我馬上就跟栃木縣警方連絡!
剛:蛤?你根本沒連絡嗎?(爆)
慎:我剛是想反正也來不及就等拆完(沒死人)再說!
剛:你這大騙子(終於發現了)真受不了你耶,剛才說甚麼吃水煮蛋不剝殼也是騙人的吧!
慎:青木桑、先別說那個!
剛:看吧!你又要轉移話題了!(彅演的青木口吻有點像任性小孩,眼鏡摘掉後臉看得很清楚,又白又可愛,還配上睡衣姿!雖然彅說青木比較好演,因為青木就是個普通人然後今天特別衰這樣,但我還是比較愛看彅入魂演出的神經病偏執狂根上大五郎)
慎:青木桑、有一點我一直想不透、你可以再跟我好好形容一次炸彈的外型嗎?
剛:就~底盤上有三個像惠方卷一樣的東西!
慎:三個惠方卷?!聽好,炸彈放在密閉空間、是為了提高它的爆炸威力!
剛:這我剛剛已經聽過了啦!
慎:天使心把炸彈放在桶裡、還用膠帶纏得那麼緊~
剛:歹勢、我累了、懶得聽你那些炸彈論!(我也累了,毆)
慎:等等!三個小惠方卷卻放在60公分高的圓桶,這個圓桶怎麼看都太大了!天使心作的炸彈是藝術品,他不可能浪費任何空間的,圓桶太大了!(懸疑的鋼琴伴奏響起)青木桑,現在請你馬上再看清楚圓桶的底部!
剛:喔喔好!我馬上看!
慎:你看得到底部嗎?大概多高?
剛:看得到(拿出千円鈔來量)大概兩枚千円鈔!(=30公分高)彅掏圓桶,我掏彅乳6
慎:整個圓桶60公分高、炸彈卻放在30公分高的地方~它底下一定還有一層!青木桑,你馬上把它拆開!
剛:怎麼回事啊?
慎:炸彈下方還有另一個炸彈,剛才那個只是陷阱!你快把上面的炸彈和引線取出!
剛:欸?可是~
慎:你可以放一百顆心!只要不碰到引爆裝置、炸彈就不會爆炸!
剛:我~
慎:但輕微摩擦就不小心走火引爆的情形也發生過!請你千萬要小心!
剛:到底是怎樣啊!
慎:你就照我說的!放一百顆心又千萬要小心的把引信拆下來!(跟第一幕那百分之百v.s凡事都有萬一呼應,熱愛文字遊戲的三谷)
剛:我辦不到~(哀鳴‧拆掉的膠帶真的超多!整個五月,右手很黏,毆)
慎:引信就在惠方卷的頭部!
剛:哪邊是頭部?
慎:有用金屬固定住的那邊就是頭部!
剛(探頭看炸彈)啊!我剛才剪掉的那條線、就接在炸彈頭部!
慎:沒錯、頭部用金屬鎖緊的就是引信!引信就是引爆炸彈的關鍵角色!
剛:要把引信抽出來嗎?
慎:沒錯!引信裡面有火藥,請你務必小心!(The Hurt Locker裡面的拆彈專家鷹眼先生每次拆彈也都是先找出引信,只要把引信拆了就安全一半了!而且鷹眼先生還會把每次拆下的引信留下來放床底下當記念,一共有873個!對炸彈的熱愛和根上大五郎有得拼!結果這劇情被真正駐伊拉克的美軍EOD發新聞稿反駁說這樣演構成侵占公物,爆笑!回神~)
剛:這金屬鎖得好緊喔!要把它轉開是要往哪邊?
慎:轉開應該是往左邊!
剛:往左邊是指?
慎:難道你連左邊和右邊也不會分嗎?(爆笑)
剛:我現在手上握著一堆炸彈線左右熊熊分不清楚啦~
慎:你用哪隻手拿筷子?
剛:右手!
慎:右手~那往你的拇指方向轉就是往左轉!(拆彈慎聽到睡衣彅是右撇子,就推定一定右手拿著炸彈線、所以拇指在右手的最左邊,如左圖,反應也蠻快的嘛~但如果當時睡衣彅剛好手心朝上、變成右圖怎麼辦呢?哈)
剛:拇指?
慎:難道你連拇指是甚麼都不知道嗎?拇指就是你五根手指頭裡面最粗的那一根~~(崩吼,笑死我了看不到對方的情況下就是連拇指也要定義)
剛:拇指我知道啦!我開始轉了!(彅處理炸彈時總會斷斷續續發出一些微淫嬌喘533.gif整個人白皙冒汗又穿著睡衣,真是好看又好聽)我鬆開了!
慎:很好!現在把鬆開的引信放到安全的地方!

睡衣彅把拆下的引信放好,準備開始拆彈,現在還只是在第一層炸彈而已~
慎:現在要拆除炸彈本體,炸彈應該是用螺絲固定在底盤上吧?
剛:對!有兩個螺絲!
慎:很好!現在,用十字螺絲起子把它們鬆開!
剛:十字螺絲起子(手忙腳亂的在工具箱亂搜一通)往哪邊轉?
慎:左邊!
剛:左邊?
慎:你拇指那邊!
剛:喔喔~好!(懸疑鋼琴聲又響起)你好厲害、不用看就知道是十字螺絲!(螺絲照頭部的刻痕可分為兩種,一字/Minus和十字/Plus!睡衣彅只說有兩顆螺絲鎖住炸彈、沒說哪種,拆彈慎就直接推定是十字螺絲、叫睡衣彅拿十字螺絲起子鬆開底盤,睡衣彅才說他很厲害)
慎: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人在用一字螺絲了(螺絲也要世代交替,毆)
剛:我鬆開了!
慎:很好!你現在仔細看看鬆開的螺絲們!
剛:我看了!(好乖)
慎:那兩顆螺絲的頭部,是平坦像盤子一樣?還是有凸起來像座山?
剛:平坦的像盤子!
慎(激動狂吼)那‧是‧皿‧頭‧螺‧絲!!!!!
剛:蛤?
慎:沒事,只是告訴你一些螺絲小常識!舒緩一下你的情緒~(全場爆笑)
剛:喔~謝謝你喔!
慎:螺絲照頭部形狀又可以分成三種:皿頭螺絲、圓頭螺絲、和扁圓頭螺絲!(看個舞台劇還要具備相當於五金行老闆的基本常識)
剛:螺絲的事就算了~~不過,現在已經沒人在用一字螺絲了、卻還是到處看得到一字螺絲起子?
慎:因為它的用途很廣!像溝溝髒了也可以用一字螺絲起子去清!還有撬開東西也很方便!不,我要忍住!不能再講螺絲的事!
剛:我以前很喜歡一字螺絲起子耶!啊,我拆好了!
慎:很好,現在,把拆下來的炸彈本體拿出來~放心,你剛才已經把引信拆走了,這三條惠方卷炸彈是不會爆炸的!
剛(從綠色圓桶中拿出一坨東西)這要放到哪裡才好?
慎:沙發就在你旁邊嗎?
剛:沒錯(往沙發走去)
慎:沙發上是不是有抱枕?
剛:有(緩緩彎腰準備把炸彈放到沙發上的抱枕)
慎:請你務必,萬萬~不可以放在沙發抱枕上!(哈!日文的否定在句末,捧著炸彈的睡衣彅整個人已經往前傾、準備把炸彈放抱枕上,一聽到最後說不要放差點摔了個吃狗屎)
剛:這種事你早點說好嘛!
慎:沙發上的抱枕搖搖晃晃不安定、最不適合放東西!
剛:那我該怎麼辦?
慎:你把抱枕放地板上,再把炸彈放抱枕上(這樣有比較安定嗎?)
剛:我放好了~(微喘533.gif
慎:青木桑,你現在看得到圓桶的底盤了吧?
剛:看得到!
慎:底盤是不是又用螺絲鎖住?
剛:沒錯!
慎:果然被我猜中了!底盤下方還有另一個空間!這正是天使心慣用的手法!但我根上大五郎也不會這麼輕易就上當!青木桑,接下來請你務必小心轉開固定底盤的螺絲,天使心那傢伙又不知道在下半部設了甚麼陷阱~(拆彈慎整個陷入與天使心的情意結,不斷囉嗦碎念,根本沒在聽的睡衣彅已經把擅自固定底盤的螺絲鬆開了,全場爆笑)
剛:根上桑,我已經拆完了!
慎(生氣大吼)青木桑!我不是叫你不要擅自行動嗎?
剛:那你就在我行動之前先下指令啊!
慎:很好,我想~我們必須決定到底誰要先發號施令!
剛:當然是我!你在東京那麼安全,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隨時都可能被炸死!
慎:我知道你身處危機,問題是我才是拆彈的專家!(兩人開始大吵)
剛:你是專家,但誰發號施令,由我決定!(狂吼)
慎:好!給你決定!
剛:你來發號施令!
慎:收到!(全場大笑)接下來、就用一字螺絲起子把底盤撬開!青木桑、輪到你最喜歡的!一字螺絲起子登場了TFR17A.gif(螺絲起子有兩種,一字與十字)
剛(用螺絲起子猛撬開底盤,又開始發出微喘533.gif)啊!裡面還有一個圓桶!(全場爆笑!睡衣彅從大圓桶裡拿出另一個圓桶、熟練的掏出千円鈔測量)高25公分、直徑也是25公分!蓋子一樣用膠帶緊緊纏住、上面又畫了愛心圖案!吼~好煩啊!又來一顆一樣的!
慎:青木桑,你還是先從拆膠帶開始吧!
剛:好煩啊~
慎:非拆不可!
剛:我會拆啦~但真的好煩!(開始拆,懸疑鋼琴聲與彅的嬌嗔同時響起533.gif
慎:青木桑,你是半年前才搬到栃木住的吧?(繼續談心4313.gif
剛:你調查過了嗎?(一直拆膠帶,一圈又一圈,偶爾微喘533.gif
慎:不,我只是覺得,你睡到中午、早餐吃香蕉、還養了隻烏龜當寵物,這些聽起來都不像是當地人會作的事!
剛:鄉下人不能拿香蕉當早餐吃嗎?
慎:不,你當時是說FRUIT,如果是鄉下人、他們會說果物/くだもの27380.gif
剛:你對鄉下人有偏見耶你!
慎:而且你睡衣口袋裡還放了千円鈔!應該是很常半夜突然出門買東西吧!總之,你的生活習慣、非常的都會化~
剛:嘛!我的確常在半夜跑去便利商店買東西!
慎:你說、一周前,你和朋友太過吵鬧被人報警?但你家四周都是農田,再怎麼吵鬧應該也不會影響到誰吧?
剛:欸!當時是東京的朋友們來我家玩,本來只是在戶外烤個BBQ,後來就放起了昂貴的煙火,結果太吵了,才被報警。
慎:青木桑,你的工作是?
剛:我現在沒在工作!
慎:沒工作?
剛:我學生時代就自己創業,開了IT公司搞網路,作了整整二十年,去年不幹了!想說想作的事都作過了、公司裡的人際關係也很麻煩,乾脆不幹了!
慎:那你的公司呢?
剛:交給其他夥伴處理了!我想圖個清靜、作作精緻農業,就跑來鄉下買地獨居!不過~果然不是想像中這麼簡單,大概我不太適合務農吧!

慎邊聽邊坐到椅子上,面對牆壁,整個人呈現一種駝背低沉的萎靡狀:青木桑,我現在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我發現~我對拆彈這個工作的熱情,正在急速降溫,我突然不太想幹了!(全場爆笑)
剛:蛤?怎麼回事啊你?
慎:我一直以為你是個鄉下純樸好青年,所以很想幫你度過炸彈危機…
剛:你聽到我很有錢又不用工作就不想救我了嗎?(哈哈)
慎:呀~也不是這個原因(整個人很低沉一直面壁低頭駝背,爆笑)
剛:拯救一般市民不是你們的工作嗎?根上桑!根上桑!
慎(靜默十秒)請你忘記我剛才的低潮吧~
剛(微不爽)你如果退出的話,我也會馬上逃走!那個甚麼鬼水草的我根本不在乎!
慎:對不起!是我不好!(這裡的拆彈慎很像某集實習醫生,McDreamy突然陷入低潮,躲進他森林裡的車屋,甚麼都不想作,Owen、Kelly去勸他,每個都被傳染,開始發愣駝背、兩眼無神望著同一點放空,現場看駝背龜縮的慎側身真的很爆笑~)
剛:請你記清楚,我要走隨時都可以開車帶著我的烏龜逃走50687.gif010.gif
慎:青木桑!你手手有沒有乖乖的拆彈彈?(原文:お手手お留守になっていませんか?意思就是彅顧著和慎吵架、都忘記要拆彈了!但お手手是嬰兒語,太噁心了三谷為什麼會寫出這種台詞讓慎對彅說啊啊啊)
剛:你是我媽啊你!(他是1496.gif
慎:請你謹慎小心的拆膠帶~(講完慎兀自唱起歌來)♪あきらめるな~歯をくいしばれ!君を待っている人がいる!あきらめるな!まだ間に合う!君は君だけの君じゃない~♪
剛:是為我唱的加油歌嗎?謝謝你!
慎:不,是我唱給自己的加油歌!痛苦的時候我就會哼起這首歌!
剛:到底是有多痛苦啊(明明生死交關的是睡衣彅)你唱的是卡通主題曲吧?ド根性キャプテン!
慎:你居然知道這首歌?
剛:難道?你跟我差不多年紀?
慎:我比你小一歲!
剛:蛤?居然比我小!(全場爆笑‧年紀大還被呼來喚去惡整,這不正是彅本人的人生嗎)
慎:♪僕らはいまなにを、すべきなのか?♪
剛加入合唱:♪愛する友のために、友のために♪(我看的這場全場開心的幫慎剛打起拍子,慎後來說一般都是最後唱歌觀眾才打拍子!這場是頭一次全場觀眾在這段就為慎剛打起拍子,雖然當時有點嚇到但還是很開心大家這麼投入1573253.gif而彅依舊甚麼都沒注意到6533.gif
慎剛合唱:♪僕らはいまなにを、すべきなのか?♪
剛:根上桑、你唱錯了!應該是♪なにをいま♪
慎(不理彅‧繼續大聲唱)♪いまなにを♪
剛:是♪なにをいま♪(用唱的吵回去,慎剛又吵成一團~)
慎(突然瞄準前排觀眾)有沒有人知道怎麼唱?甚麼?沒人知道?太可惜了!通通給我去Youtube查個清楚!(GoogleMap、Wiki、YouTube應該是三谷寫劇本時的三寶良伴吧!哈)青木桑,你膠帶到底拆完了沒?
剛:早就拆完了!(卻打不開蓋子)根上桑!蓋子打不開!它上面掛了一個~像是鎖頭的東西!
慎:像是鎖頭的東西?
剛:有個U字型的金屬、串連著蓋子、要有鑰匙才能打開……

慎:青木桑,那不是像鎖頭的東西!那東西本身就是個鎖頭!(全場笑)
剛:你到底是多龜毛、你聽懂就好啦!現在到底怎麼辦?
慎:第二個炸彈還上了鎖,天使心!你到底在想甚麼?(懸疑琴聲響起)
剛:根上桑、已經無理了!沒鑰匙根本不可能打開!
慎:不!不準放棄!這是我根上大五郎和天使心的對決!
剛:關我甚麼事,根上桑,我要逃了~
慎(碎念思考怎麼打開第二個炸彈)青木桑、你聽清楚了!接下來,我們要把那鎖頭炸開!
剛:蛤?
慎:剛才你拆下的那個引信,裡面有火藥!靠些簡單的裝置就能手作炸彈直接把鎖頭炸開!
剛:你要我在家裡自製炸彈?
慎:沒錯!只有這個方法了(......)
剛:太危險了!我才不要!
慎:天使心!怎樣!我猜中你的心思了吧!用第一顆炸彈引信的火藥炸開第二顆炸彈的鎖頭!我連這都猜到啦啊哈哈哈哈!(又陷入與天使心的對決妄想)
剛(口氣便超冷靜)我愈來愈錯亂了!天使心到底是希望炸彈爆炸?還是不要爆炸?
慎:這就是他有趣的地方!快!把剛才那引信裡的火藥通通倒出來!
剛:我才不要!我絕對不要自製炸彈炸鎖頭!太危險了,我退出!
慎:青木桑!難道高野星草全被炸死也無所謂嘛!
剛:本來就無所謂!那種東西就算在地球上絕跡根本也沒差!
慎:高野星草全部死光算了(惱羞成怒開始亂摔東西亂踢桌子)我們不是為了高野星草才撐到現在的吧!我們是為了~
剛:是為了你根上大五郎和天使心的宿命對決吧?問題是那關我屁事,不要扯上我!(憤怒轉身準備走到幕後)
慎:我保證你一定不會有事!
剛:我不需要你的保證!
慎:真的只要一點點火藥就能炸開那個鎖頭,你完全不用擔心!
剛:怎麼可能沒有危險!我不幹!
慎:青木桑~(開始哭)如果讓我知道阻止那顆炸彈引爆的方法、卻只能眼睜睜看它爆炸,那對我來說是多麼的痛苦!青木桑~如果我不知道如何阻止引爆就算了,問題是我明明知道,而且只有我知道~青木桑(哭‧根上大五郎的陰暗面就是對拆彈和宿敵天使心,充滿恐怖執念,卻要青木賭命幫他實現)
剛(整個人背對觀眾停在後台入口,狠狠丟下一句)再見!
慎(狂吼並呼び捨て)青木!身為一個拆彈專家、我可能太任性了!但是,我可是賭上我的人生在拆彈!你能成全我嗎?青木桑,我求你~(狂吼)
剛(持續背對舞台,靜默數秒後緩緩的說)那、我現在又該做甚麼~(啊~一時心軟真的會讓人生走上完全不同的結局!雖然知道戲只能這樣演,但我突然有點為青木這個角色感到難過41147.gif
慎(從腹腔深處發出氣音笑)你快去拿個盤子來!
剛:好我馬上去拿!(我要哭了)
慎:還有,你是米飯派還是麵包派?
剛:蛤?兩種我都會吃啊!
慎:那你家有烤麵包機嗎?
剛:有啊!
慎:是哪一型的?(慎大五郎持續煩,直接問有沒有烤麵包機就好啦)
剛:哪一型?就吐司烤好自己彈起來的那種!
慎:太棒了!那你通通一起拿來!(睡衣彅進入後台‧慎大五郎轉身對觀眾喊話)我知道!我真的知道!這真的是非作不可的事!青木的命我一定會守住!(慎大五郎靜默後用雙手瘋狂搥桌)絕對不會再發生像上個月那樣的事!(全場:蛤?又大爆笑!所以上個月有人幫慎大五郎拆彈結果掛掉嗎?這大五郎根本是詐騙集團兼連續殺人犯吧,崩)

剛:我拿來了!根上桑,你答應我,絕對不會有危險!
慎:我無法跟你說絕對沒問題!有時只要些微摩擦也會引發爆炸!
剛(彷彿看破一切)其實你說出真話,我反而鬆了口氣!我也會作好屬於自己的心理準備。謝謝你!
慎:像拉炮、就是靠拉線時的小摩擦引發爆炸的!
剛:拉一條線的摩擦就能引發爆炸?
慎:以前還有小孩子想拆解煙火結果不小心引爆手指被炸斷的新聞!
剛:夠了夠了我不要聽!
慎:總之請你一定要小心……(睡衣彅準備伸手去倒引信裡的炸藥)還有千萬不要用手直接倒火藥!(這個大五郎、為什麼最重要的事總是最後才講)
剛:喔喔喔喔喔~差一點就伸手去拿!不能用手,那該怎麼辦?
慎:先把引信固定!用鉗子夾住引信!
剛:用鉗子夾住、那我要用甚麼把引信轉開?
慎:鑷子!用鑷子轉開!
睡衣彅開始處理引信,也開始發出微喘533.gif慎大五郎在一旁企圖閒聊舒緩氣氛兼賣弄炸彈小知識:你聽過布魯塞爾的尿尿小童吧?其實很少人知道他的由來!是有個小孩半夜醒來、正好看到隔壁鄰居要點燃引信炸掉整個村,那小童就趕緊尿尿澆滅引信,最後就鑄造雕像記念他~(講真的我不知道這典故耶哈)

剛:吵死啦!啊!我轉開了!
慎:很好,現在就把引信裡的火藥慢慢到到盤子裡!
剛(崩潰,盤子不知道放到哪裡去)盤子!你為什麼不早說?
慎:你沒拿盤子嗎?
剛:有,但它不在我手邊!(彅小心翼翼夾著引信找盤子時又發出微喘533.gif
慎:青木桑~
剛:我正在把引信的火藥移動到盤子上!
慎:你動作要快點~
剛:你現在不要跟我講話!(難得看慎被彅罵,全場爆笑)我放好了(又嬌嗔數秒533.gif
慎:幹得好!太棒了!現在先來個小休息(しょうきゅうし)!青木桑你做得很好喔!
剛:謝謝(一直發出微淫的嬌喘533.gif
慎:好!再開始吧!快!還有很多事要作!已經沒時間了!
剛:蛤?我才休息兩秒啊!注意力無法集中~算了,接下來呢?
慎:把兩公克的火藥灑在鎖頭上!
剛:兩公克是多少啊?
慎:兩公克相當於一小匙的二分之一(從螺絲種類到尿尿小童的由來、現在連食譜的基本度量單位也要全面釐清才行)
剛:一小匙的二分之一?
慎:就是用手指抓一把!
剛:手指抓一把?
慎:手指抓一把就是手指抓一把!(哈哈這總無法定義了吧)
剛:我要直接用手指去抓火藥嗎?(不情願的伸出手)
慎:如果火藥太少、會沒辦法炸開鎖頭!快,沒時間了!
剛:好討厭喔!(掙扎亂吼)我不要!我不想用手去沾火藥!
慎:不然,你改用倒的?把盤子裡的火藥倒到鎖頭上,像灑肉鬆那樣(......)
剛(掙扎手足無措)算了,我還是直接用手指抓好了!…我弄好了!
慎:不要舔手指!!!(全場笑)
剛:喔喔喔~差一點就舔下去!你怎麼知道我會舔手指?
慎:就直覺你好像會作這種事!青木桑!我們兩個愈來愈有默契了!
剛:好像是耶!
慎:接下來請你搬出烤麵包機!現在有插電嗎?
剛:烤麵包機!沒插電!
慎:很好,你現在用鑷子夾出烤麵包機裡的電熱線(這又是啥鬼線40331.gif
剛:蛤?可是電熱線拆掉、烤麵包機就不能再烤麵包了!
慎:你不用擔心!警視廳會補償你一台最高級的烤麵包機!
剛(邊用鑷子夾出電熱線邊說)這自製炸彈的方法、好孩子絕對不能學!
慎:好孩子不要學!學的都是壞孩子!(突然轉身猛瞪前排觀眾)
剛:要是能換一台最新型、遠紅外線那種烤麵包機就好了!
慎:你要甚麼樣的烤麵包機盡量說!你想要甚麼都盡量說!
剛:啊!我還想要那個!現在最流行的那個、氣炸鍋?那不用放油就能炸東西,還可以減肥!
慎:你想要甚麼,伶北通通叫警視廳送給你!
剛:我把電熱線夾出來了!
慎:很好!現在,把電熱線用鑷子夾著,連到鎖頭上的火藥,確保它們彼此都接觸!
剛:我弄好了!
慎:很好!把烤麵包機接上電源、設定兩分鐘!然後遠離烤麵包機!(電熱線/原文ニクロム線,主要用來傳導電流、應用非常廣泛,所有插電後會加熱的家電用品裡都至少有一條,像電鍋、烤麵包機、吹風機,這裡的引爆原理是,插電後電流會透過電熱線轉為熱能,不斷增溫加熱,連接到火藥、熱到一定溫度火藥當然就會引爆,類似電線走火!要看懂這舞台劇真是整死人,連家電用品的基本電力原理也得有所涉獵才行)
睡衣彅東張西望後,把60公分高的大圓桶移到角落、整個人躲在圓桶後~慎發現都沒回音就瘋人喊:青木桑!你到哪裡去了?青木桑?你快回來!(慎大五郎真的很怕沒人替他拆彈,嘆)

剛:我躲好了!
慎:很好,接下來,我們只能祈禱了!(懸疑琴聲停止,全場靜默)

躲在大圓桶後面的睡衣彅、突然在一片寂靜中有點感性的說:根上桑、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改變心意留下來幫你嗎?
慎:為什麼?
剛:因為、我突然有點理解你的心情了!你把人生睹在拆彈上了!
慎:甚麼意思?
剛:是生是死,都繫乎你一瞬間的判斷,只要碰上炸彈、沒得出個結果你是不會放手的!就是這種顫慄感讓你上癮了,欲罷不能,不是嗎?
慎:你這麼說太可怕了,我並沒有樂在其中!
剛:難道、光靠所謂的使命感,就能讓你一直撐下去嗎?
慎:……我沒想過撐不撐下去的問題!
剛:所以我留下來了!幫你完成這個執念、拆掉這個炸彈!
慎:......但就算這樣,你不能被稱為拆彈專家啊!
剛:今天這一切對我來說已經夠了。(對照結局我要哭了o0020002010297440763.gif
慎:兩分鐘差不多要到了~

兩人靜默,懸疑琴聲響起~烤麵包機突然小小的噹!了一聲,全場爆笑,接著又是有點大聲的Boom!炸藥把鎖頭炸開了!
剛:你聽到了嗎?(衝過去摸圓桶)啊!好燙!
慎:不要用手!用鉗子夾!
剛(一直喘533.gif)鎖頭炸開了!(全場鼓掌!結果彅又直接用手轉開圓桶蓋子,當時我和四周觀眾都忍不住小小聲說:不是很燙嗎?27380.gif)蓋子打開了!裡面有數位計時器、正在倒數!三分二十三秒、二十二秒~最裡面又有炸彈!
慎:是甚麼樣的炸彈?
剛:根上桑!裡面出現了紅色和藍色的線(全場爆笑)我該怎麼辦?
慎:可惡!天使心完全在耍我!紅色藍色一定有一條是假的線!如果剪錯就會爆炸!
剛:那我該剪哪一條?根上桑!快跟我說!
慎(弱氣微崩潰只差沒下跪)我不知道!……你叫青木就剪藍色的好了(爆)
剛:我才不要!怎麼可以這樣隨便判斷!
慎(微恢復冷靜)青木桑!先忘了顏色,跟剛才一樣選最粗的一條剪下去!
剛(口氣突然微怒)根上桑,你這樣真的好嗎?你不打算面對天使心給你的第二個挑戰嗎?(開始狂吼)你就只有這些能耐嗎?你現在就放棄不後悔嗎?紅色藍色快點想辦法給他破解啊啊啊啊(大吼叫)
慎(吼回去)剪紅色!
剛:理由?
慎(歇斯底裡狂吼)沒有理由~~
剛:你冷靜想想破解的方法,你不要鬧了好不好!(對啊剪錯死的是青木)
慎(終於恢復一點理智)你!你再看清楚一點!把藍線和紅線的模樣再仔細具體描述給我聽!(響起懸疑琴聲,整段都非常緊張)
剛:紅線和藍線!都接著計時器!兩條線並排著!然後、然後~(焦急)有用那個固定著、那叫甚麼?防止線亂散的那個金屬!
慎:はんだ?(はんだ應該就是所謂的焊接,漢字寫作半田。我要說,下半場其實也很緊湊精彩,但太多這些專有名詞,觀眾現場也看不到炸彈真正的模樣,只能靠艱澀的台詞去想像!加上慎剛放多是些無良婦女27380.gif對甚麼螺絲電熱線焊接的也不可能多熟悉,一旦分心或懶得想像,就比較難進入狀況,搞不懂慎剛在激昂甚麼!所以就說要拍成電影用視覺畫面補足這缺憾嘛~)
剛:對!就是はんだ!通通焊接固定住了!然後~從我的方向來看,右邊是紅線、左邊是~
慎:青木桑你再仔細形容一下はんだ!(應該是長這樣o0020002010274067385.gif
剛:欸~那個~顏色是銀色的!
慎:不要管顏色了(爆笑)
剛:藍線紅線就像兩座山一樣緊緊並排,就像~像人偶劇ひょっこりひょうたん島一樣的形狀!(翻白眼!看個舞台劇到底要知道多少事才能懂~)
慎:兩座山?(彷彿頓悟了)那兩座山、被鎖在上面的是哪條線?如果用はんだ焊住管線、還上下並排,那上面的那條線,一定是後來才固定住的!
剛:えっと、左邊!左邊那條應該是上方的山!是藍色的!被固定在山的上方是藍線!
慎:就是那個!我懂了!
剛:快跟我解釋!
慎:紅色藍色兩條線、一條是真一條是假!以人類的犯罪心理來說,十之八九會先裝上真的那條,而上方的線又一定是後來裝上、用來蒙混的假線!就是藍色那條!青木桑!剪掉藍色那條線!藍色就是矇騙的假線!
剛:收到!我剪了!........計時器停止了!(溫馨主題曲響起)
慎(溫馨喊)青木桑~0fbbf481.gif
剛(溫馨回)根上桑~我醉了.gif
慎:太好了0fbbf481.gif
剛:我們成功了我醉了.gif
此刻慎剛都站在舞台正中央,一直看著觀眾的兩人,緩緩轉頭面對彼此!吼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終於看到對方!全場歡聲雷動!好好笑,其實這也不是真的對看,就是一種用對看呈現兩人心意相連吧!從我的角度看到彅的表情,就是一張笑到眼睛都彎成月亮的開心臉2686261.gif慎剛開始對彼此告白287862.gif
剛:根上桑你太厲害了我醉了.gif
慎:多虧你細膩的觀察力,我們才能度過難關0fbbf481.gif
剛:一般人哪會從甚麼はんだ形狀推出假線放上面啊我醉了.gif
慎:那是因為你具體又正確描述了炸彈的模樣,我才能想到這點嘛0fbbf481.gif
剛:根上桑我醉了.gif
慎:青木桑0fbbf481.gif我們兩個一直站在這裡猛誇對方也不是辦法(爆笑‧轉身停止夢中的對看)我贏了!天使心故意裝上藍線紅線來整我、完全被我看穿(沉浸於勝利滋味,爽快的自己擊掌)他明明有能力設計成不管剪哪條都會爆炸,卻又故意留一口,不過~這的確也是很天使心的作法(人生最大的宿敵通常都是真正的知己,爆)
剛(一直在觀察停止運轉的炸彈)根上桑~這炸彈的下面、好像還有東西!(全場爆笑)
慎:蛤?3df3e2d4.gif(所以這炸彈是個俄羅斯娃娃啊!大圓桶裡有個中圓桶、中圓桶爆開後又有個小圓桶)
剛:我把它拿出來!(懸疑琴聲響起)
慎(發現狀況不對,狂吼)等一下!青木桑!你不要輕舉妄動!不要碰!
剛:我正在拿!(從這裡開始,睡衣彅變得異常冷靜,一種彷彿預見結果、絕望到盡頭後昇華成平和)
慎:青木桑!我們根本不知道有沒有陷阱、你不要這麼草率就行動好嗎?
剛:根上桑~裡面還有一個小圓桶!(再度掏出千円鈔測量)高十五公分、直徑十五公分!蓋子又被纏上一層又一層的透明膠帶!(睡衣彅出現異狀,他連一句:好煩!又來了!我不想拆!都懶得喊了!整個人平和到讓人感到害怕,雖然全場還是一直大笑)
慎(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14a4200e88e0ff.gif )青木桑~夠了!不要再拆了!你快逃吧!我們輸了!都已經到這裡、很遺憾的,再拆下去恐怕會害你喪命!(看到我覺得這裡好悲傷,人生總是有那麼一下下讓你真心相信希望,事實卻往往是再怎麼努力都躲不掉命運的惡作劇,就像第三顆草莓的故事!不管你多麼接近成功、永遠都只能高興那麼一下下!難怪最後聽到彅唱歌我會哭,但全場依舊充斥著歡樂的爆笑聲)
剛(整個人平靜的盤腿坐下)我現在開始拆膠帶~
慎:青木桑!夠了!不要拆了!有件事我瞞著你沒說!(到底說了幾個謊)剛剛有消息進來、說高野星草早就在五十年前絕跡了!(沒錯,根據維基百科,高野星草早已滅絕,只剩下標本了,爆)
青木和烏龜也即將成為標本,爆

剛:那又怎樣?(好可怕的平靜‧臉龐浮起一抹視死的微笑,拆著一圈又一圈的膠帶)
慎(嘶吼)青木桑!你快逃!
剛(平靜不語,一直拆膠帶,連嬌喘也沒了o0020002010297440763.gif
慎(眼看勸說無用)青木桑……請你...務必慎重小心……
剛(開始用平靜小聲的音量唱起主題歌)♪あきらめるな~歯をくいしばれ!君を待っている人がいる!
慎:♪あきらめるな、また間に合う!君は君だけの君じゃない♪
剛:♪ぼくらは、なにをいま~♪是なにをいま~
慎:是いまなにを~(青木都要死了兩人還是要吵)
剛:算了、哪句都無所謂了!(彅持續拆膠帶,慎一臉茫然失魂,燈暗,幕落下,全劇完)你能想出其他更好的結局嗎?我無法!若三谷穿著醫師白袍從右方出現,把拆彈慎帶走並對話筒另一端的睡衣彅道歉:抱歉!我的病人忘了吃藥!似乎也是一絕,但又太戲謔了!這結局雖然很痛,但也最接近人生!人生總是充滿苦悶、不幸、悲傷、心碎,而且它還太短了!但也只有真正熱愛人生的人,才能看透並精準寫下這個真相、還綴以無數歡笑飛揚的浮沫。

打字女可笑的一人稽古終於結束,其實寫的人才是受益最多的!記錄過程中弄懂很多細節,反而加深對整齣舞台劇的理解,對角色的感情也變更深了!宛如自己也演過一遍、跟彅一樣都快會拆炸彈了(最好是)其實慎剛舞台和三谷另一名作《笑の大學》蠻像的,就兩人劇、透過不斷爭執衝突,漸漸理解彼此甚至默默被對方感動!樁一(電影版由吾郎桑飾演)對劇本的執念、慢慢變成言論審查員向坂(電影版由役所廣司飾演)的執念;拆彈大五郎看到炸彈非拆不可的執念、最後也移轉到衰人青木身上!人生就是這麼荒謬!原先堅持的人不再堅持、反倒一開始無所謂的人最後當真了o0020002010297440763.gif結局也像、樁一被徵召從軍,和持續拆彈的睡衣彅一樣,形同送死,只是沒演出來!我想三谷應該很喜歡人、也很喜歡人生吧!他的故事不會去批評論斷大說教或逼你非黑即白選邊站,只是單純呈現!不管該角色多麼機車神經質愛說謊、弱氣任性隨遇而安,三谷會讓你看到每個角色都有讓人喜愛、會心一笑的時刻!總之,這就是我夢到的三谷x慎剛《burst~危険なふたり》!原因無他,但求無悔,雖然寫到快對彅冷感了(爆)時光悠悠,年華似水,轉眼又是一年~
最後在慎剛舞台主題曲的鋼琴聲中,再度祝彅Happy41,繼續當個吉他重機老褲相伴的自在古風硬漢!繼續你帥氣又放空的奇蹟人生!
20090302231745.gif

小綴(Gre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